Skip to content

November 3, 2010

煮面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你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我也要赐你和他口才,又要指教你们所当行的事。 ××××××××××× 周一和周三上专业英语。上午三四节。从12周开始,下午上高级软件技术(错了,是高级软件构架技术。我想骂这门课的名字,原因不详)。 本科的课学生不太愿意来,研究生的课则是报名的人过多。都不有趣。 但是我决心成为一个好老师的动机很强烈,稳定,而且每天通过祷告维稳。 所以就硬着心肠点名,考勤,要求大家不要缺课超过3次。其实就是每次来听课也已经比较危险了,如果课后不好好复习记几个单词的话。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能通过考试是“MissionImpossible”。 ×××××××××× 昨天累坏了,上午不停的翻译了4个小时,交了一篇《purity》。然后就是在公共汽车上放松,看看小说,效果很好。到了办公室,开始写程序。一直到晚10点回家。下了三盘围棋作为中途的放松,负多胜少。 一整天都觉得大脑紧张,回家的时候犯了两个错误:公交卡丢了,进屋后忘记关门了。 睡觉的时候,我抱怨说,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主的面呀?Emma就不高兴。所以我说,面分为挂面和水面。但是我想要见到煮的面。我们一起祷告吧。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