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ctober 2010

人文社科类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3 分钟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ד我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我现在都是看社会人文类的书,例如《人月神话》,《银弹》,《TAoP》。 ×××××××××××××××××××××× 最近在看人文社科类书籍是Nemesis,我喜欢里面那位和陶陶同龄的小女孩Marlene. 陶陶说他看了太多的小说(人文社科类?), 看见里面有太多早熟的孩子,年纪幼小就有一颗成熟的心,所以他都有些不适应居然现实生活中身边如此多的政治成绩差的同学了。 当时我们讨论他们的辩论题目:金钱是万恶之本。作为反方一辩手,陶陶正确地认识到反方是比较容易的一方,我告诉他,只要找到一个反例,就足以驳倒一个命题。例如说奸淫罪不是主要由金钱造成的,就行了。陶陶就说,那么正方可以列举10000种罪名出来,证明这些都是金钱造成的。于是,他们就赢了。 于是我们在那里开心地偷换概念,讨论这个题目反方应该如何得胜。就在这时,陶陶说,因为他的同学大多数都认为正方要容易一些,所以他们都缺乏政治智慧。唯独正方的一辩手,倒是个清醒的人,因为他决定临阵叛变。 然后我们开始谈论一个叫做怪物猎人的游戏。 ××××××××××××××××××××× 我自己也不确定,我为什么选择了自然科学类而不是人文社科类作为前半生的职业。其实我当时有多种选择,当诗人,音乐家,文学批评家,实验员,教师,程序员,什么都可能。但是我最后选择了一种方便潜伏的工作:偷偷的开发程序。 ××××××××××××××××××××× 不,我其实是一个社会工作者。这是最令我困惑的事情。 且不说在学校的事情了,有的时候他们会邀请我去做一个报告,介绍行业发展现状。我说我已经脱离这个行业很久了,自从我不做公众集团的总工以来,我就越来越成为一个专家,而不是一个高管。现在我仅仅是一个程序员。人老了之后,还是要做回自己最喜爱的事业的,这是不让自己后悔的唯一方法。估计足协在看守所开会的时候,有人会这样说的。我最喜欢的是做研究写代码解应用题,其他东西都交给Eric去打理了。但是我欢迎这样的机会,可以和学生谈谈。 但是我选择的另外一项事业,那永恒不会动摇的事业,我要承认在我开始选择(或者被选择)的时候,我完全不知道有多难。所以耶稣说,那落在好土里的,就是人听了道,持守在诚实善良的心里,并且忍耐着结实。 忍耐到底方能得救。加油Eddy!

复杂软件开发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你若这样行, 神也这样吩咐你,你就能受得住,这百姓也都平平安安归回他们的住处。 ×××××××××××××××××× 管理学大师摩西同学,有幸在放羊期间帮助一个打水的小姑娘希波拉,结识了日后的岳父大人米店祭司叶辛罗。这对于他的成长起到关键作用。 日后他统率60万奴隶从埃及出来,事事都井井有条,摩西坐着,百姓终日站着。 从结果上看,诸葛亮的老婆就不及希波拉了。从结果上看,河北大学某女生选择的男友就更加没有眼光,岂不闻“我爸是李刚”的段子吗? 于是,管理学上最初的杰出结论诞生了:一个人不能管理超过7个人,否则乱套。有些没有什么文化的名叫Eric什么的人,现在管理5个人也有点吃力。 古时候的问题比较简单,所以可以有十夫长,一次管理9人。现在叫班长。现在的管理更复杂,一般减少两人,就剩7人可以了。 ×××××××××××××××××××× 软件开发是一样的。太复杂的代码,就超出我们的理解力了,我们无法管理。 昨天做了一个噩梦,我在给学生上课,讲的题目是房地产经济。第一节课很好的过了,发挥出色。课间我去喝水,但是还没有找到水第二节课就开始了。这时来了很多人来听课,我就突然觉得没有思路了。一大群领导蜂拥而至,完全无法控制。我就拼命的喝水,但是还是口渴。无法讲下去了……知道早晨起来喝了一杯咖啡,我才缓过劲来。 ×××××××××××××××××××× 国庆之前,我开始开发一段全局转帐的代码。实现机制是核心机密,不能说。不过代码比起局部转帐来说,要复杂很多。我写了一大段C++,嵌入了若干SQL语句,踹了有踹,卡奇了有卡奇,还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协调10多个客户端一起工作。从现象上看,要推进自由市场,放弃计划经济确实是很难的。 所以,历史上第N次,我放弃了已经开发的大段代码和大约1周的工作成果,将版本降到108版上,然后去北京了。那一天我40岁的生日:这个国家还有40岁的程序员可以生存下来,也不错了;尤其还是个业余程序员;尤其还是个bug极多的程序员。我的学生们还在做程序员,但是非非差不多不做了,他还比我小几岁。 从北京回来之后,我又对全局转帐进行开发。(动机是全局调度,但是如果不是先全局转帐,则全局调度无意义。)这次的版本是110版。 一开始的开发还是困难重重,因为我的管理能力不够。摩西可是放过羊的。 幸好我有了两个学徒,eric和cruser。于是再次回到熟悉的环境:我的开发需要有一个人在边上坐着,所谓结对开发。 cruser帮助了我,很有耐心的坐着,我们一起完成了两三个stored procedures的开发。 然后我就可以将C++的代码大量的减少,到我可以manage的地步了。 110版比较成功。昨天终于工作了。 我和eric坐着,傻傻的看着一个主交易者横刀立马站在大师跟前,其他的人都来找他交易。一点点的,累积着财富。 就像andy在监狱的露台上,晒着太阳,看着伙伴们一人一瓶啤酒的表情。不要告诉我你没有看过肖申克的救赎。 ××××××××××××××××××××× Those were moments when there were no orders to give, no information to absorb, no immediate decisions to make, no farms to visit, no factories to inspect, no regions in space to penetrate, no one to see, no one to listen to, no one to foil, no one to encourage, no sermon to make, no prayer to pray for, no book to be forced to read, —… Read More »复杂软件开发

Nemesis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Ps 119:20 我时常切慕你的典章,甚至心碎。 ××××××××××××× 复仇女神Nemesis,靠近太阳系最近的恒星。 不,我感兴趣的是15岁的孩子们。伟大的Asimov,70岁了,或者80岁了,还能写出这样的文字,还能描写这些年轻人的感情世界,真的了不起。 噱头是Asimov20年来第一个非机器人系列,非基地系列,非帝国系列的全新小说。 刚刚开始看,我就发现,我以为我买了够看一辈子的科幻小说,其实不够看一阵子。 我无可救药的是一个科幻迷。

Back once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2 分钟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我们已经说了,现在又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 ××××××××××××××××× 回去看了我们的英文团契一下,大家都还健在,一切都好。还是老样子,总有新人至。很高兴有机会回来看看。 唱诗是个问题,看来还没有解决得好。需要祷告。 分享的时候,Glory和Philip两个谦谦君子,控制话题的能力需要提高,不然时间也浪费了,大家没有什么收获。 ××××××××××××××××× 其实这样贵重的时间和机会,主要由老师讲道效果最好,大家都可以从神的话语中得益。 教会不是民主的地方,是神作王的地方。不需要怀疑的讨论。 福音是一辈子的功课,从小跟着奶奶上教会的人,也需要正确的理解福音。完全理解好的人不用参加团契了,也不用在世界上生活了,神直接提到天国了。 ××××××××××××××××× 但是今天的经文给我很多感动,所以我学习耶稣的样式,大胆的,不怕得罪人的,将正确的话说出来。 当然,冲突总是不愉快的。至少现在没有法利赛人要图谋不轨。如果大家生命都成长了,我就可以少说这样的话,少判断人,少犯罪了。 回来祷告一下,还是要笑着悔改的。

金苹果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言语合宜,如金苹果掉进银盘子里。 ×××××××××××××××××××× 那么谁能进去呢?主说,在人是不能,在神则没有不能的。 已经到了尽头,神开始工作的地方。 一定要面对挑战才能成长。 所以开始挑战吧。 ×××××××××××××××××××× 想起东坡和少游的谜语,“我有一间房,半间租与转轮王。有时放出一线光,天下邪魔不敢挡。”××××××××××××××××××××明天的歌是:Give me the Bible, Standing on the promised land.开始工作吧。

为200位预备去开普敦的DXZM祷告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8 分钟在上有权柄的,你们要顺服。×××××××××××××××××公然违宪的自白——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中国官方阻止家庭教会代表赴“洛桑会议”问题的答复  文/刘同苏  笔者在接受美国一家电台采访时,被请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对该社记者提问的一个答复进行评论。该书面答复的全文如下:“(发件人)外交部发言人办公室;(日期)2010年10月12日;(标题)外交部发言人马朝旭答记者问;(正文)现就你社有关第三届‘洛桑会议’的提问答复如下:中国政府一贯尊重和保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并鼓励和支持宗教界在独立自主,平等友好,互相尊重的基础上开展对外交往。此次在南非开普敦召开的第三届‘洛桑会议’是一次国际性的基督教会议,但大会组织者并未向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中国基督教两会发出正式邀请,而是多次与我境内基督教私设聚会点人员秘密联系部署参会事宜,这种做法公然挑战中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原则,是对中国宗教事务的粗暴干涉,希望大会组织者尊重中国宗教政策和法律法规,多做有利于促进宗教方面文化交流与合作的事情。”此前中国公共安全人员出示的理由(诸如:“反华势力操纵”,“分裂国家”,等等)毕竟是私下发布,此次终于见到了中国官方正式发布的理由。一见之下,极为震惊;这位发言人若不是对现代公民社会生活原则完全无知,就是公然无“…”(即丧失了人性中遇自我丑事而引发脸红的那种素质)了。这个发言整个就是自己违法宪法的自白,而且还充满了与羞愧完全相反的味道。  通过这位发言人,我们才知道:在中国,教会必须“公设”,才合法。在任何一个正常的现代公民社会中,教会都只能是以宗教信仰为宗旨的民间组织。“民间”就是“非政府”,所以,所有的教会都是非政府组织(NGO),都是“私设”的。宗教信仰是公民的基本宪法权利,教会是公民自由行使宪法权利而自愿结成的信仰共同体。“公设”在本性上就违背了教会作为民间组织的基本性质;一旦教会必须“公设”,就剥夺了公民自由选择教会的宗教信仰权利,也剥夺了公民自愿结成信仰共同体的结社自由。简单地说,“公设”的,就不是真正的教会;真正的教会,就必须“私设”。如果中国的法规不让“私设”的教会合法,该法规就在法律意义上禁止了所有教会,而只把不是教会的公立组织指认为教会。  中国基督教两会之所以没有被邀请(尽管它们通过各种途径要求参会),就是因为其“公设”性质。“洛桑会议”是全世界作为非政府组织的教会的聚会,它为什么要邀请一个“公设”的政府组织来参加呢?“洛桑会议”并没有邀请美国政府的宗教事务委员会(笔者虚拟的组织)参会,为什么必须邀请中国政府“公设”的官方附属机构来参会呢?“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的说法本身就在否定宗教自由的宪法权利。请问哪个教会是美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如果美国政府敢于指定一个教会作为“美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马上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教会起诉美国政府违反宪法。  宗教信仰是民间行为,一个真正合宪的政府怎么可能去干预民间性质的个人自由呢?“中国基督教界的合法代表”的说法说明中国尚无宗教信仰自由,只有宗教信仰垄断。这种说法表明:中国的各个教会都没有自由参加国际宗教活动的权利,只有政府指派(即“公设”)的宗教管理机关才有权参加国际宗教活动。仅仅在三十年以前,任何中国公民从事国际贸易的行为都是非法的,只有官方的进出口公司才有权进行国际贸易活动。因为废除了那种剥夺贸易自由的官方垄断,才出现了今天中国的经济繁荣。只要将此情形类推于基督教界,就知道今日中国宗教自由的结症在什么地方。单就数量而言,只管辖(还不是代表)二千万信徒的“两会”由政府指定而成为中国基督教界的唯一合法代表,而家庭教会的六千万信徒在完全不认同“两会”信仰的情况下却被强行被代表了。  这个声明非常清晰地表明了“两会”作为官办垄断行业公会的性质。在此次事件中,“两会”的功用就是以官办(即“公设”)的垄断地位排除任何真正教会参与国际宗教活动(在此就是普世大公教会活动)的可能性。以国际交往的这个事例回推“两会”的整个本质,不难发现其结构性功用就是以政府赋予的垄断地位限制与扼杀教会的发展。这里仅仅指出“两会”在宪政结构上的地位,并不涉及其特定时期,地区或个人的表现。  “秘密联系部署”也是专政思维方式所臆造出来的。笔者是今年春天首次从家庭教会的一位筹备执行委员那里知晓该教会的筹备进展;该执行委员当时特别强调:此次中国家庭教会去洛桑会议的筹备与开赴,完全公开进行,光明的事情要行在光明之中。此后,在一些公开场合听到其他几位执行委员分享筹备情况,并未见他们特意采取特意保密的状态。中国政府将公开筹备的工作视为“秘密”仅仅沿袭了专政时代的思维方式。专政时代,个人的诸般事物都得向党组织汇报;如果结交了女朋友却没有向党组织汇报,就是“秘密恋爱”;几个学生出于爱好聚在一起朗诵诗歌,仅仅由于没有通知党组织,就是“秘密搞小集团”,轻则处分,重则坐牢。  “洛桑会议”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中国家庭教会也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它们之间堂堂正正的联系,仅仅因为没有报告中国政府,就变成了“秘密联系部署”。两个非政府组织之间的民间活动,为什么要报告中国政府呢?“洛桑会议”邀请美国教会的代表时会通知美国政府吗?按照这位发言人的标准,“洛桑会议”在世界各国都从事了“秘密联系部署”。一个政府非要插足男女青年的恋爱过程,那一定不是好政府;一个法规非要非政府组织的民间行为里面强行加入政府行为,那一定不是好法规。我们感谢上帝,现在中国男女青年交往时,已经没有“党组织介入”这样的政府程序。我们也祷告,让中国的民间组织交往(无论在国内或国际),也免去夹在其中的政府行为。不要求向党组织汇报的恋爱,才是自由恋爱;不需要向政府报告的宗教信仰活动,才是宗教信仰自由。  距离第三届洛桑会议开幕,还有一天。呼吁中国政府能够按照中国宪法,给予家庭教会代表以自主从事国际宗教活动的权利(而不是被别人强行代表);给予家庭教会代表以自由出行的权利(而不是在机场强行把人押走或者先行到旅行者家里去扣押护照)。在将近二百个国家中,只有中国使用国家强制力阻止教会的代表参加“洛桑会议”,这显然难以用特殊国情加以解释。这不是“反华”,而是“华”“反”,即中国要逆世界潮流而动。 

耶稣是基督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4 分钟彼得说,你是神所立的基督。 ××××××××××××××× 我们结束了一切工作之后,美美的睡了一觉,但是做了一个眼皮瘫痪的梦。Seggi小朋友来电话愿意一起吃晚饭。孩子们想吃肯德基了。我说那么我来请客吧。 全家桶,还有可乐薯条汉堡,我们点了一大堆。 ××××××××××××××× 于是谈起上午的考试。 当然,昨天准备的时候我就能猜出结果。 我选择了一个最简单朴实的题目,耶稣是基督。没有什么新意,是基督徒全部知道。要点也没什么新意,我们怎样知道耶稣是基督呢?通过最朴实的三点来知道,星期天你们也知道了。 Emma的题目比较有创意,下个星期天你们会知道。 但是我的题目要难一些。不好说先天不足,但是至少对于打分的评委们,这些听别的传道人讲道已经把品位提升到很高的同工们来说,不会有什么新鲜感。 ××××××××××××××× 结果当然如所有人之愿,我被严厉的扣分了。但是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因为我真的记不起我曾经怀疑过耶稣是基督这个问题,所以我没有彼得一样的个人见证可以分享,就是干巴巴的说明。 Emma则是生平第一次讲道,大家都觉得很好,我也觉得很好,第一次就能完成到这样。我申明每次培训的时候我都不会帮Emma完成作业的,所以她工作了一整天,直到深夜才做完。她想去宵夜,但是被我否决了,因为她需要好好休息。 不过呢,我的分数略略的比Emma的分数高一点点,有一个评语是适合弟兄们听的讲道。Brava,好高的评价呀,我暗暗的高兴,但是不能表达出来。 ××××××××××××××× 作为有经验的教师,对于评分的策略是很明白的。这次老师会故意压制我的,因为我不能骄傲起来。 但是Emma的分数在及格线以上。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按照昨天的标准,国内很少有传道人的讲道能超过50分的。所以,及格是一个巨大的成就。我拿到我的分数时,马上就明白了这一点。 如果这个分数不是60多分,我就不会再有什么进步的余地了吧,也不需要拼命努力的学习和成长了。 ××××××××××××××× 老师希望我的分数垫底。所以将我选择的经文安排给emma了,并且限制我选择其他简单的经文,也不准自己选择经文。所以,我其实没有选择,就剩“五饼二鱼”可选。在这个里面,我选择“耶稣是基督”这个题目,为了挑战自己的学习状况。因为,如果主允许,我还有30年的时间要讲道吧。不是每次都可以找到新奇的角度的,也不是每次都有很强的个人见证的。我希望有一个平均的水平,但是可以从目前的60多分提高到70多分。 最后的分数比emma略高一点点。所以没有如愿。但是我心里很高兴,因为及格不容易。 ×××××××××××××××… Read More »耶稣是基督

眼皮瘫痪了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主呀,我愿能看见。 ××××××××××× 培训结束了。最后的一次是全体同工每人拿一张表,给我们打分。评分表上一共30项左右,极其严格。 然后我们就轮流开始讲道。 后来我就累了,昏昏欲睡。Emma说出去照相,然后就出去了。 ××××××××××× 我和老师去一个地方,好像是我们新租的办公室。漪漪和其他人都不在家。有一张桌子。我们又开始培训。 天渐渐黑了。我想去开灯。突然,我发现我的眼皮瘫痪了,怎么也睁不开眼。 我极力要用两只手去掰开眼皮,就是不行,打不开。我记起开关在墙上,但是摸索了一会儿,找不着。或者在床头吧,但是还是找不着。 开始吧,会好的。我说。于是拿了一支笔,努力用手支撑着眼皮,啊,我看见了几个模糊的字。但是我一松手,马上恢复原状了。 ××××××××××× 有一个电话来了,emma接的。邮递员送包裹来了。emma说,送物管那里吧。 又来一个电话,emma接的。物管说,包裹怎么办。emma说,明天我们就回来取。 emma放下电话,走了过来。 我在地板上睡着了。

认识耶稣是基督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路加福音 9:12-2012 日头快要平西,十二个门徒来对他说:请叫众人散开,他们好往四面乡村里去借宿找吃的,因为我们这里是野地。13 耶稣说:你们给他们吃罢!门徒说:我们不过有五个饼,两条鱼,若不去为这许多人买食物就不够。14 那时,人数约有五千。耶稣对门徒说:叫他们一排一排的坐下,每排大约五十个人。15 门徒就如此行,叫众人都坐下。16 耶稣拿着这五个饼,两条鱼,望着天祝福,擘开,递给门徒,摆在众人面前。17 他们就吃,并且都吃饱了;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来,装满了十二篮子。18 耶稣自己祷告的时候,门徒也同他在那里。耶稣问他们说:众人说我是谁?19 他们说:有人说是施洗的约翰;有人说是以利亚;还有人说是古时的一个先知又活了。20 耶稣说: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是神所立的基督。×××××××××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