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pal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the Dutch word “Dorpje” which in English means “little village”

**************************************************************************

最近思维混乱,按照黑格尔的说法,量变快要引起质变了。

主要的问题是由于柏林的《自由论》还没有看完,但是引起很多思考。关于决定论,关于知识,关于强迫和奴役,关于自由和理想。

不幸的拥有某种和生活的庸俗们不同的思想固然痛苦,而按照这样的思想来生活并且试图做一个一致的人则更为痛苦吧。但是又是怎样的教育让我们这一代人具有这种想法呢。

所以谭作人愿意去坐牢,而艾未未愿意去作证。突然想起15年前歌乐山的辣子鸡流行,将三百梯上那棵不知道多少年的黄桷树辣死的时候,我们作为当时的风琴们如何抗议的。我写的那首软弱无力的歌是一首更加软弱无力无病呻吟的歌的翻版:

象棵古老的树 我想好好活
因为我是 重庆的老黄桷(念’囶’)
再见再见 我的根在渴
再见再见 我的叶在落……

当然不管林业局如何调查,环保局如何高调介入,记者们如何跟踪追击,现在在三百梯上能看见的也是一个水泥的树桩样雕塑了,辣子鸡会流行10年,而那个百年古树在第一年就死了。××××××××××××××××××××××××××××××××××××××××××××××××××

我的一个学生说他内心不能平静的时候就研读哲学,这可以让内心平静。他说修禅需要很聪明的人才行,言下之意似乎修禅不成并不是因为不够虔诚而是因为不够聪明。我给他介绍了福音,但是于他也仅仅是另一种哲学而已。我建议他思考一下生命的意义,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会思考吧。但是我相信解决的答案在于耶稣基督。

××××××××××××××××××××××××××××××××××××××××××××××××××
国庆放假,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天天都上班。开始研究drupal,发现国内居然有很多社区在讨论这个东西。不过我要使用来做一个中文的bible.org,需要大量的志愿者,但是却一个也没有。

有一天sunsea和shane说去铁山坪玩,于是和jason&kiky一起去,jason似乎问我是否知道圣爱堂的网站现在如何了。我想也处于同样的状态吧。

至少我有两个研究生可以靠着研究drupal而得到学位了,我想。

当然foxiang比我累很多,他是天天加班到凌晨或者更晚。
问题是eric和foxiang有什么共同点?谜底难以揭晓,eric也加班,我知道至少有两个通宵。还有若干深夜的电话聊天。
××××××××××××××××××××××××××××××××××××××××××××××××××
emma问我,其实我也曾经和eric一样。所以我很喜欢eric,而且感谢神让我们成为朋友。
我是说,我曾经在6个月内每天晚上去探访cindy,然后在凌晨左右回家。那时我是英康的总经理,所以不用准时打卡上班。但是还是没有结果,直到精疲力尽的结束。

emma没有得到这样的待遇,但是很快就嫁给我了。也许她觉得遗憾的地方就在于此。一个神祝福和喜爱的女人,一个拥有完美的生活的女人,她拥有的是平安。

我看过柏林的书后,知道不能将自己的感觉加诸于他人,否则我就离成为一个独裁者不远了。所以不能因为我觉得这样的生活除了平安还有喜乐,就假定emma也是除了平安还有喜乐。也许拥有一件大家都说漂亮的衣服更喜乐。但是她没有说。

×××××××××××××××××××××××××××××××××××××××××××××××××
在家里这样写日志是危险的,危险之处在于emma随时会跑来问我写完没有,或者偶然的坐在身边,或者偶然的想起要给我送一杯水。所以我一直留心看她是否戴着隐形眼镜,然后放弃键盘码字而掩面不看(当然是掩emma的面)。

也许她希望我多写这样的文字给她。我仿佛记起我曾经是个诗人。现在不太流行的职业。或者自从统计发现诗人是自杀率最高的职业以来就不太流行的。顾城杀妻,海子呢?王国维和老舍都不会游泳,而侯德健现在在何处呀?李白固然没有跳下深达千尺的桃花潭,但是采石矶的月亮又如何?还有小楼昨夜东风吹过,后主就和阿斗一样的饮下那鸩人的酒……

不过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可以宣称自己是诗人。而且我的朋友江,在20年之后对于当年我们大肆嘲笑的一位诗人给予了“大师”的评价。原来真诚的写作就足以让人成为诗人,足以让诗人成为大师。至于流传与否倒是其次。连小珊的诗都可能湮灭,真是遗憾呢。

所以诗人也嘲笑我们说,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长江万古流。但是黄河已经断流了,长江还会远吗?
也许基督要来了吧。

×××××××××××××××××××××××××××××××××××××××××××××××××
所以我想在国庆的时候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但是进展不大。写了一个原始的需求方案。为eric的工作写了一个程序,让他们可以节约一些时间。

真正难的程序得委托川川帮帮忙了。我已经不是程序员了。sunsea和shane,还有eric都能看出来。

不过一切似乎还好。只要多花些时间在家里陪emma,看bigbang而不是24,就会很好。
对了,我们现在可以提供基督徒的婚前培训服侍工作,欢迎报名。最好是婚礼前6个月开始,大约10次课。当然,先要自我培训了,就是我和emma。我们的课程叫做strengthen marri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