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模生态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
**********************************************************
最近在教书上不很上心。决定成为一个busylessman。不过,数模竞赛就来了,而且一连两周,从本科到研究生,甚至雷鸣教授要让我去阅卷。当然,人以为是有益的,如今我都愿意看为有损。

好吧,总之,4天3夜的竞赛让学生累的够呛,我发现我马齿日增,脾气也渐长,已经不耐烦给学生和风细雨的说话了。但是大概是因为习惯了教会里人人都顺服的好习惯,就不太习惯这帮给我争辩的孩子们了。

**********************************************************
第一题是一道控制系统的题目,控制一个直流电机和机械旋转装置来模拟一个刹车系统。似乎不难,但是学生是离了我寸步难行,不断的抱怨和询问一些低级的问题,而布置的任务一旦离开就完全不能完成。

我佩服自己,在最后一个晚上的子夜之前,居然能够将这个题目解出来,用了基本的PID算法,而且结果好得像假的一样。所以就不再管了。

另一个题目是医院的病床安排,数据处理和编程的难度很大。基本上没有队能够正确的编写程序。学生也是添得乱子比做的贡献多。
不过每个队都有一个女生表现好,将论文写得基本合格,还是省了不少心。
**********************************************************
到了交卷的时间,去看看其他队的论文,都不怎样吧。有的队早就投降放弃了。其他很多队的结果都不好。
每年这样玩玩倒也有趣。不过今年15000个队参赛,只有200个一等奖,难度比奥运会还要难很多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