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ctober 30, 2008

哥哥我是共产党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乐乐来踩我的场子,留下一句“哥哥,我是共产党,我只是来打酱油的……”就跑了。   那时在陈家坪九姑妈家夏令营,乐乐才两岁吧。据说有一天要追聪聪哥哥,聪哥就轻盈地从窗台上越过,象一只月夜下孤独无声的猫,友好的避开了乐乐的追击。   但是九姑妈和其他人却吃了一惊,因为觉得聪哥这样是危险的。于是制止了乐乐的欢笑着在后面跌跌撞撞的乐趣。这件事情乐乐是没有记忆的,不过大家年复一年的夸奖她能干,曾经追得聪聪哥哥几乎从窗台掉下去,她也就信以为真了。   又过了几年,我上大学了,春节回家看见乐乐,她还要和聪聪哥哥玩捉迷藏——她的把戏是藏在衣柜里,似乎和现在的个头也差不多吧。   又过了好多年了,乐乐,我们家最小最可爱的妹妹,将要参加我的”Preparing for Marriage”辅导了,哥哥我尽管是共产党员,却也老了很多了,乐乐已经过了刚刚可以打酱油的年纪了。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