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黑皮书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弗洛伊德是100年前的人物了,当然马克思更早一些。作为现代派的祖师,精神分析学说作为一种临床疗法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早在50年代就逐渐式微,不过在中国似乎从来没有人提到这样的事实。

 
前一段时间还在看齐泽格的书,他是拉康的弟子吧,我还曾经想把自己拿来分析一下。
 
于是又有那年学习《教牧辅导学》的时候,文牧说按照圣经的原理在治疗,不要用精神分析的方法。还有的牧师说的更有力,说一个牧师如果依赖心理分析技术而不是圣灵的力量,不如不要做牧师了。

 
偶然在书店等Emma,翻到这本《弗洛伊德批判》,厚厚的一本,心理学专家和医学史家写的文集,评论弗洛伊德的经典文献、理论和案例中的谎言。

 
文章都很有趣,让人能够了解这样一个对于现代有深远影响的理论是如何从编造的故事、强迫患者承认一些虚假的潜意识、未经检验的假设以及通过办私人培训学校来封闭外部的批评(这一点象臭名昭著的伪科学教派“戴提尼运动”)。

 
心理分析是这样通过教学分析来训练自己的医生的。如果学生不肯教师对他分析的结论,就会被认为存在心理“阻抗”,那么他就不能得到资格……

 
好吧,长见识了。我想这样一个运动不过是让现代人更加解放而已,未必不是件有益的事情。不过,那些抱着中国还远远未能现代化,所以我们应该跟着每个这样的过时步骤亦趋步趋东西前进的人倒是真的可以看看这本书。

 
想起在北京和何四的讨论。
 
凡是新的就是异端的,凡是好的都是传统的。这个格言仅对宗教适用,不适用于科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