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网骂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从来没有看过韩寒的东西,其实我是保守,就是不愿意看年轻人的东西,听年轻人的歌。随着年龄的增加,估计我也会象钱钟书那样,一本书也不看了。

 
中午上网的时候,看见某作协主席和韩寒的网骂,想起曾经给陶陶买了一本韩寒的书,以为可以符合年轻人的喜好。我觉得他的文字到也流畅干净,也没什么问题。

 
那次买的书是一本马克吐温的王子与贫儿,还有一本韩寒的三重门吧。陶陶给我的反馈是,还是马克吐温写的好。
 
那是我唯一的一次未审读一本小说,就指定给陶陶看,结果颇让我觉得失望。看来真的还是要像布鲁姆学习,只推荐陶陶看经典的书籍。好吧,麻烦抽时间每天都50页神曲,或者史上最好的小说唐吉珂德。

 
算了,随他去吧。愿主恩待和怜悯这些可怜的孩子。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