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ugust 26, 2008

怀旧和敏感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怀旧是敏感的。   在南京去看小古,主要是他在给陶陶怀旧。不过,陶陶看来还是受到很大的震撼,在回来的路上,要求我给他核算这次去看“古总”的开销。开销当然很高了,一天差不多1000吧,我们计算完了以后说。   临走前的晚上,我们在秦淮河边看着画舫不时经过,对岸的“美人靠”上斜倚的游人,小古对陶陶说有一年新年夜,我们俩从学校走到新街口,然后买了一瓶劣质的葡萄酒,一包花生米,经过南大走回河海。然后,就说如果他高中要去南京读,就来吧。 这个场景我倒是映象全无,不过希望陶陶能记住。   这次他的最大收获是自然到来的,13岁了,所以我没有限制他喝酒,那两个晚上他尝试了白酒黄酒啤酒红酒,然后脸涨得通红,有些微醉。我和小古都很欣慰陶陶长这么大了。他的另一个收获是有意识的体会了另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那种我永远不会获得,也永远不会选择去过的奢豪的方式。多样性,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还是同一类人,但是生活已经让我们拉得很远。   没有工作的压力,我也能够轻松的和Emma度过一个周末。所以我们就讨论怀旧和敏感的问题。对于Emma来说,怀旧也许是敏感的。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