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义

阅读本文大约需要: <1 分钟

理性是真理的自然器官,想象是意义的自然器官。
For me, reason is the natural organ of truth;
but imagination is the organ of meaning. 
Imagination, producing new metaphors or revivifying old,
is not the cause of truth but its condition.

                                        ——C.S.Lewis

 
我似乎只有一次认真思考过意义的问题,运用了我的想象。以前种种,包括读书、考研、入党什么的,不过是社会洪流的推动,让人迷失在这种无法把持的冲动中。

 
在我的前一次婚姻上,我确实仔细思考了某种存在的意义,但结论是没有意义了。我不敢再想象今后的生活会如何,而陷入深深的绝望中,那就是想象带给我的意义吧。

 
当时有很多朋友用理性来劝慰我,说服我,帮助我分析,或者威胁利诱,均出于善意和好心,可是他们并不能为我揭示生活,或者这样生活的意义。

 
那些狂乱的想象,那些浮光掠影般的过往,那些无穷无尽的哀伤,不就是要引导我的生活走向一种新的开始,一种新的意义吗?
 
真相,或者真理是上帝依然揭示出的,但是意义却要我自己思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