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为了自己的健康而拒绝接受任何阴谋论

timelapse photography of clouds

​这两天有点兵荒马乱的味道,许多热心的开源或闭源软件工作者突然集体失去了热情,将自己的代码库关闭了。日后这事会上史书的,姑且记载一句。但这事也涉及墙的问题,与以色列边境的隔离墙或者最近发生的战争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对读。受困于信息茧房的人将站在错误的立场上,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被墙隔离、停水停电断网一大半的滋味。

今年6月开始了一个新的工作坊之后,时间开始紧张起来。不!自从认识小鸡以后,就被他们拖着参加了许多年轻人的活动,于是时间紧张起来……或者这已经是回国后的4年半了,我的first term中考将至,我也有些累了。(为了明年的事工筹款之中。如果您对跨文翻译、H2O、轻轨站舰、释经讲道工作坊 & MMC工作坊&赋予生命的领导力工作坊感兴趣,就像您应当对开源社区陷入困境的无私开发者感兴趣一样,请考虑支持我吧。😄

无论如何,不要向自己的孩子灌输阴谋论。否则,他们成长起来对于世界的认知将是错误的。

引用维基百科的“阴谋论”词条:

陰謀論(英語:conspiracy),是指在其他解釋更有可能的情況下[3][4],將事件或現實情況解釋成邪惡而又強力的集團在背後密謀的理論,這些理論一般由於缺乏更多可靠的證據而不可證偽,並且邏輯上可能是自洽的,因此可能有相當多的信眾,並且認為實施陰謀的行為者基於政治動機會打壓陰謀論者的言論[5][6][7][8]。
陰謀理論的支持者被稱為陰謀論者,此一用詞一般具有負面意味,因為陰謀理論是支持者可能是靠著偏見或不充分的證據去將事件是原因訴諸陰謀[9]。
陰謀論並不等同陰謀;前者指的是具有若干特質的假說。比如它們總是與有資格評價其準確性者(像是科學家或歷史學家)的主流共識唱反調[10][11][12]。
阴谋论欠缺可否證性,並靠著循環論證強化論點:不論是反對陰謀論的證據,還是實質證據欠奉,都能被陰謀論者視為支持其想法的證據[9][13],致使其成為了信念問題,並不能夠證明或反駁[1][14]。研究顯示相信陰謀論可能對心理有害,或可視作一種病态[15][16]。它跟心理投射、偏執狂、馬基雅維利主義有關[17]。心理学家认为,虚幻的模式认知會使人們在沒有陰謀的地方「發現」陰謀[18][19]。不過,目前的科學共識認為大多陰謀論者並不具有病態特徵,因為有關認知取向(比如施事者偵測、焦虑反應)可能與經演化產生的人類神經系統有一定關係[10]。
陰謀論在歷史上跟偏見、獵巫、战争、种族灭绝存有密切關係[20][21][22]。恐怖袭击的肇事者往往对陰謀論深信不疑。提摩太·麥克維、安德斯·布雷维克,乃至納粹德國、斯大林治下的苏联、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等政府都以陰謀論去合理化自己的行為[20][23]。姆贝基治理下的南非政府在陰謀論的推動下進行了艾滋病重估运动,導致約330,000人因艾滋病而死[24][25][26]。與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結果有關的陰謀論致使人們冲击美国国会大厦[27][28][29]。赞比亚政府因相信转基因食品阴谋论,而在饥荒期間拒绝粮食援助[21]——当时赞比亚有300万人在挨饿[30]。陰謀論也是公共卫生的一大障礙[21][31]。它導致人們反對疫苗接種和饮水加氟等提升公共卫生水平的措施,跟疫苗可預防疾病的流行有一定關係[21][24]。陰謀論的影響還有使人們對科学证据的信任下降[21][32]、令极端主义团体更為激进、意识形态固化[20][33]、損害经济[20]。
阴谋论的傳播曾经只流于边缘受众,不過到了現代則因大眾媒體、互聯網、社交媒體而能夠更貼近主流[10],成为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一种文化现象[34][35][36][36][37],並開始相當程度的影響政策,這種風氣叫做後真相政治。它们為世界各地人口之信奉,甚至成為大多數人的信念[38][39][40]。目前網路大規模陰謀論傳播的解方,主要是認為情況能透過保持开放社会和提高公众的分析思考能力來減少[38][39]。

简单说一下纳粹德国关于犹太人的阴谋论及其后果吧(按照我的阴谋论想象力和阴谋论历史观)。一战之后,因战败而背负了100年GDP战争赔款的德国人民认为,无论资本主义还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都是犹太人的阴谋。想想吧,世上最有钱的什么“罗斯柴尔德家族”控制着所有的帝国主义,而犹太人马老师又在世上大兴布尔什维克……所以,这个世界的主要问题就是谋杀了耶稣的犹太人。

对于简单的头脑来说,既然世界如此混蛋,人类的困境又如此复杂无法理解,自然归因在一个简单的问题上最方便——只要解决了犹太人,这个世界就会变好。但所有的贵族高官都被犹太人买通了,所以就推举一个从未晋升到上士以上军衔的希特勒来做总理吧。事就这么成了,但其背景是一个可笑的阴谋论。


我讨厌海外听床师的主要因素之一,就是他们总是第一时间诉诸阴谋论。无论是什么哈佛大学博士台大前教授,还是各路知名政治评论家,很少有例外的。这种阴谋论反哺,似乎也是造成几个重要代码库封闭的原因。

对于我来说,拒斥任何意义上的阴谋论,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健康的手段。阴谋论重度患者与水仙花人格失调的传道人,大概是当代对于福音事业影响最大的两个因素了。

出于启示录的伟大解释传统,我所接触的有限基督徒样本中,支持阴谋论的人比例似乎畸高。国内有位著名的网红婚姻辅导专家,就是“共济会”阴谋的热心警告者,跟随之人也不在少数。

另一方面,A型人格的传道人在缺乏check的教会里逐渐畸变,看着自己的倒影逐渐长成水仙,为了维持可怜的“权柄”,起了疑惑忌妒之心,似乎可以和阴谋论一起相得益彰。


关于阴谋论,我是这样看的。但凡一个“密谋”,若需要牵涉三个以上的人才能操作,我就不信在这事上存在什么“阴谋”。若还需要串通许多部门,甚至大规模隐藏证据,比如“登月造假”阴谋论,基本上就一笑置之罢了。

要操控世上发生的各种大事,绝不是一个小群体可以密谋的。另一方面,一个不能公开身份的秘密团体,是不会有足够的公众影响力,可以操控世界的。所以,无论是“共济会”还是“罗斯柴尔德家族”,我都是不信的。

最近我有朋友转发了这张照片:

怎么说呢?这个照片是2016年叙利亚难民危机中,一次针对葬礼的恐怖袭击的新闻图片。当时有人质疑这个女孩是演员,但认真调查过的读者都知道,这是同一场景下的三张照片,一线抢救人员,社工和女孩的家人分别在救援的过程中抱着这个女孩,并没有事后造假的嫌疑。况且,这些照片在任何意义上都与当前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无关。

简体中文媒体上有人拿出这种多年前的照片来造假,支持以色列打击哈马斯,多少显得有点低级。要合理化以色列的攻击,是不能这样使用照片的。难道这照片中的女孩是群众演员,以色列就没有攻击和轰炸难民营或医院吗?一方面支持以色列的打击,一方面将所有人道主义灾难都解读为哈马斯的表演,逻辑上也说不通。

但我有位做牧师的朋友偏偏就转发了这一张照片,成为一个虚假事件的受害者。那种认为以色列严肃地进攻,哈马斯只能用表演来抵抗的想法,至少是一种迫切心态下容易受到操纵的简单。

但更好的方法也许就是直接拒绝任何的“阴谋论”吧。这一次以色列的攻击,已经造成将近9000巴勒斯坦人的死亡(以色列人死亡超过1400),哪里需要演员来打扮这样的灾难……当然,画一条黑白分明的界限,然后以不死不休的固态历史观来解脱,自然是最省事而精以的精义。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readers’ supprtin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