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Objectized, Animalized, and Idolized

snail on the ground

按(不住):要屠杀或奴役一个民族或群体,需要首先“非人化”这个民族或群体,文明世界的良心才过得去。不用阅读其他书籍,就读读《翦商》大概就够了。要在战争中屠杀平民,最好的方法是为对方贴上“野兽”的标签,或者用“去法西斯化”、“向恐怖分子宣战”作为借口。一场战争,允许“正义”的一方屠杀更多对方的平民(当然,先贴上“文明洼地”的标签,完成非人化),不过是大家热烈欢迎《奧本海默》,二刷三刷之后证明自己还在新冠“脑雾”困扰之下的失忆而已。或者,这个电影本身过于复杂,无法形成固化的自媒体道德范式。


说一点相关的话题。

在《不再约会》,《男孩遇见女孩》等书籍所代表的贞洁文化中,有一种物化女性的态度。下面的引文是《男孩遇见女孩》中约书亚哈里斯从男性凝视的视角书写的。在他眼中,未婚妻不过是个玩偶,是他对抗或顺服上帝的工具,一个毫不知情,无脑大喊“我爱你”,没有情感和表达,可以自主决定留下或离开的对象。(注:在2018年,哈里斯和出版社达成协议,将不会再版自己的几本关于谈恋爱的书。他也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道歉,离开牧师职位,去神学院读书,宣布离开基督宗教,并离婚。)

“耶稣基督是那位让你可以享受性欲、并且把这女子带入你生命中的主;祂是那位牺牲生命来救赎你、使你分别为圣的主。如果今天祂走到你们面前,把祂钉痕的手放在这张吊床上的话,你会对你们现在做的事感到自豪吗?”
我无话可说。
“约书亚?你有听到我的话吗?”
“我要下来了。”
我把我的脚晃到吊床旁边,翻过身下了床。
“有什么事吗?”珊妮问道,她对我的突然离去感到惊讶。
“我不应该跟你一起躺在这里的”,我对她说:“我很抱歉,因为我享受这么做的出发点是错误的。很抱歉我提议这么做。现在我需要散个步。”
“好”,她微笑着对我说。她对吊床另一头进行的热烈辩论毫不知情。
“我爱你”,她在我身后对着我大喊。
“我也爱你”我说。我真的爱她,我就是因为这样才离开的。

对于女性的物化,另一面就是对于男性的兽化。同一本书里,哈里斯每日的挣扎就是这样,仿佛男人成天就是在抵抗汹涌澎湃,天人交战。写这本书的时候,哈里斯刚结婚不久,在家教育毕业,没有读过神学院,在一家大型教会里担任传道人。

“好吧”你在想:“我同意婚姻中的性听来很棒,我也相信性犯罪会导致死亡。可是这些说法都不能除去我现在汹涌澎湃的性欲啊!难道神造我这个样子就是为了要折磨我吗?”


当男性将自己视为无法克制欲望的野兽,希望女性穿着“得体”,黑纱蒙面,长裤过膝;在男性凝视下的女性,也会不由自主地兽化想象男性。但无论物化还是兽化,似乎都有悖创世纪1:26-28,“非人化”在神学上并不可靠。性别战争中的各样标签,不过是一体两面的非人化战术性后仰而已。

物化一方的人,自己将变成野兽。在战争中以压倒的军事称呼对方“禽兽不如”的,最终对平民的屠杀无非“不如禽兽”。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readers’ supprtin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