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事工哲学(161)| 大哉问,善哉答——问题提得好,瞬间被秒杀

有位朋友在reach2O公众号留言,我简单回复了一下,就被秒杀了。为了保留信息,姑且截图如下:

OCR出来,略加整理,大概如此:

这种反分离主义的方式,玩弄分离主义才是要命的。分离主义是一刀切的,比如基要派故步自封的路子,就是一刀切的表现。然而,对基要派进行一刀切,没有看到基要派宝贵的属灵的遗产,也是一种分离主义,而且是最可怕的分离主义。
宋尚节是基要派吧,解经够差吧,然而他对福音的体认是今日少有的,而他对世界的颠覆是今日少有的。老一
代的传道,他们讲的内在的生命 十架的道路 舍己 对付老我…是当今知识分子最为陌生的功课,从一个角度而言,”知基”压根就是门外汉。福音的门外汉谈什么入世,那不变成混世魔王了吗?所以,以前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当代”知基”不仅仅是少了入世(虽然很重要),更少了信仰的传承(那更重要)。
当今人们一谈到“福音”,马上就联想到福音神学。然而,福音神学的背后是基要真理的柱子支撑。人们轻看教义,或对教义蜻蜓点水,就急着去释归心,就谈啥”福音神学〞。不如问自己重生了没?这个基要的问题。

我的回答也截图吧,反正同样是不见了。然后,略微展开。

关于教学的讨论中,有话说,“没有不好的学生,只有不称职的老师”。(”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出自著名教育家陈鹤琴老先生,是他的重要教育理念之一。)

我一向认为,从500年前的日内瓦,400年前海上漂过的五月花,100年前的荷兰新加,1600年前的亚历山大,1100年前的梵蒂冈,或者50年前的北美,其福音、思考与经验无法照搬来回应当代中国城市知识分子的苦闷,也无法最终说服2000年左右才成为基督徒的新一代知识分子(在他们还保存这个名称的基要内核,而不是把博士证书扔入大海的意义上)每天自问,“我重生了没?”,“我是不是应该对付老我了?”,“我觉得我的传道人讲道没有得着收获,是他讲得太好,生命太高深吗?”

每个时代的知识分子都不乏担当与勇气,不缺少直面人生作出重大改变的坚决。如果他们中间有少数人试着走进基督的福音,而教会的传道人和会众视为不肯承受内在生命的基要派衣钵,压根没有重生的“门外汉混世魔王”,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况且,我想讨论的并非已经贴上“知基”标签的门外汉,还有那些同情基督教的知识分子,以及在教会主日学中成长起来、却因为无法牧养和关怀而在大学和城市生活中丢失的下一代。所谓“当今知识分子最为陌生的功课”,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无力的托词而已。希望以时代错置的方案来继续安顿资讯时代的基督徒知识分子,唯一的路径就是让他们放弃知识分子的担当和责任,成为基要传统教会里二等敬虔的顺民吧。

引用一位姊妹的发言:

我对于十多年信主的过往,在跳出那个圈子后,有着深深的后悔,和很多个为什么,为什么我可以不假思索地接受他们的价值观,这样的顺服到底有什么意义,我后悔我对于教会的执念太深,为什么需要十多年这么久,为什么没有早点遇到你们……悲观的时候我感觉我整个青春都被”基督教”毁了

但我不是那么悲观。思想总会发出力量,就像Dr Ian在侏罗纪公园里说的那样,“Life Finds a Way”。


版权所有:Eddy Zhang
博客:https://eddyemma.com
出品人:跨文翻译(kuawentrans.com),以职场作为宣教平台。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kuawen-640x334.jpg

This blog is readers’ supprting. If you are ever moved to support this ministry or my family…

这个博客是由普通读者支持的。若您或您的教会愿意支持跨文翻译的事工,请使用 https://paypal.me/eddyemma 或以下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