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ay 2011

读书

着书多,没有穷尽;读书多,身体疲倦。——传道书 ××× 读书和做事一样,一段时间紧,一段时间松,不能一直紧下去,得不到休息。这是师母所说,波浪式的工作态度。 在读书多的时间,也是不同种类的书换着看,不是只看一种。有的时候圣经,有的时候杂书,有的时候专业书籍。 ××× 最近在看旧书The art of Unix Programming,以前翻过一下,没有细看。这次一看,收获不小。特别历史一段,教训颇多。 因为要重新成为一个构架师和系统分析师,所以看看这些经典的讨论。我发现自己离开技术层面的时间还是有点长久了,很多东西都忘记了。  

幻觉

21 所多玛王对亚伯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罢! 22 亚伯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 23 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亚伯兰富足! ××× 几天没有休息好,今天还要上8节课,而且是早晨4节,晚上4节。下午坐车回学校,我觉得都出现幻觉了,以为车要驶向江北。 有点遗憾,早上最重要的人工智能课程,一半的同学在睡觉。他们也出现幻觉了吗?下课,休息10分钟。 ××× 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要做我的门徒。共勉。

特殊党费

13 向借钱的弟兄取利,向借粮的弟兄多要―这人岂能存活呢?他必不能存活。他行这一切可憎的事,必要死亡,他的罪(原文是血)必归到他身上。 ××× 四川某市,地震灾区的高官,贪污1亿多救灾款,被双规。说不上是好消息,看见有人发推说,当初给红十字会捐款数千,如今想来成为一生抹不掉的污点——这些钱又养活了好些贪官了。 结石宝宝的救济基金,近来听说成为国家机密,无人解释到哪里去了,也无人可以清楚说明数亿的资金如何使用了。又是一例。 ××× 这些问题不是我要评论的要点。我只想让我的学生们知道,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光有诚实正确的观点还不够,还要实在的实行自己的原则。2008年,我所有的党员同事们都交了成百上千的特殊党费,作为救灾款项。但是我谢绝了,一分钱没有交。我直接去了灾区,把我的奉献买成大米和篷布,送到彭州。送去之后,并不通过红十字会,而是通过基督教会直接分发给灾民,我的朋友们都觉得这样更好,也因此通过这个管道送来更多的奉献。 ××× 这样的事情,批评是无用的,社会腐朽成这样,每天都惟愿少看见听见一点这种事。我只是不交特殊党费而已,节约下来的钱,或者可以用到更好的地方。但是对照那叹息自己有了污点的人,我却突然发现,原来一直按照自己的信仰良心做事,还可以避免这样的羞愧……

520

7 指斥亵慢人的,必受辱骂;责备恶人的,必被玷污。 8 不要责备亵慢人,恐怕他恨你;要责备智慧人,他必爱你。 9 教导智慧人,他就越发有智慧;指示义人,他就增长学问。 ××× 昨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我的学生发来邮件,说“能成为您的学生,我感觉很幸福。”  

给Emma平反

11 女儿啊,现在不要惧怕,凡你所说的,我必照着行;我本城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贤德的女子。 ××× 前几天收到老师的短信,我粗粗一看,就误解了。给Eric分享,他这冰雪聪明的,经常在脂粉堆中厮混的人,也昧着良心同意了我。然后我就给Emma看。Emma说不是这样吧,你理解有误。 以前我可能会说,Emma你错了,顺服。但是这次我说,也许Emma你错了吧。所以她说,那么我们一起问问老师,究竟什么意思。我居然说,好吧,你就去问。其实心里有点不高兴。 后来Emma就真的问了,还挑衅一样将那条短信转发给我。所以,我就在晚上给灰灰和丹婷聊天的时候,将这个故事分享出来,说Emma固然理解力不好,但是我还是很宽容她哟,因为我爱我的妻子Emma。 ××× 早晨,爱玛就在我上网的时候,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下,说Eddy,我觉得我们的沟通有点问题。我们居然不能对一条短信的含义达成一致。于是我正式的拿出手机(这个手机该换新的了,你懂的),再次仔细的研读了一下短信。果然,Emma 的理解比我的理解要更准确一些。我就沉默不语了。Emma于是心领神会地到厨房做饭去了。 吃了Emma精心炮制的绿色蔬菜,我给Emma说,你是对的,Emma。以及省略500字…… 然后,我就接到老师的短信,说:Emma对了,Eddy错了。Eddy需要更多属灵敏锐感。 给我亲爱的Emma平反,因为Emma常常比我有智慧,我却常常利用神给予的权柄压制她。这个世界真的不公平,让有智慧的美丽的Emma成为愚笨无知的Eddy的妻子,受各种委屈。 ××× 箴言说:漂亮美丽有智慧的Emma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Eddy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 她一生使Eddy有益无损。

truecrypt

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 ××× 号称中国GFW之父的方滨兴校长,在武汉大学讲座,被一个小妹妹扔鞋击中,这就是号称“随手扔方校长解救中国互联网”的大型娱乐活动的最新进展。据说,一个人发明的产品在一个国家有如此多的消费者唾弃,推上每天无数人问候他家里的女性亲属,在新浪微博上线2小时就被数万网友痛骂下线的,当世唯有方校长一人而已。 我愿意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件趣事,一件在我们无聊苍白的生活中一件乐事,一件值得狂欢高兴的事情。其他的东西,所有人都应该自己去寻找。

职业病

说了两天的话,咽喉不适,咳嗽。 睡眠不足。 天天学习网络对抗技术,力争掌握各种先进技术,以后打美帝。 每天也准备测量七次血压,争取保持健康。 要做的事情多,需要一个能做iPad开发的程序员。哪里找? ×××× 明天一早起来就QT,我就不信我不信。

5.12

那时,没有出生反倒是好的。 ××× 5.12地震三周年纪念日。我回想了一下3年前的情景,想得起的是我们一群人在龙门山上安营,看着一大队军人们辛苦的想着要突破一片垮塌的山。白水河的沿岸,山全部垮了,没有道路,无法进入白水镇。 我们这些人在那里实在无能为力,我的朋友王斌当时穿着一双凉鞋,什么也没有携带就去了。但是我们的同伴们却一心想着,要如何救下一个人就好了。 所以我没有什么兴趣和他们待着,就约了jessie,王斌和耗子下山去找别的方法服侍了。我想,救一个人,或者让一个人有尊严的死去,究竟什么更重要,还是都重要,还是都不重要。有些人去了灾区,是为了自己的想法,耶稣说,他们的报偿已经收到了,以后去天国没有报偿。 ××× 从4.2到5.12,正好40天,这是法律规定拘留一个人的最长期限。所以,我想4.2失踪的人该出现了吧,但是还是没有。 那些孩子们还是死了,南都有个社论出来,大家应该看看。为了这些孩子的名字而调查的人,失踪或者被定了罪。 ××× 所以,我准备了这样的JD:彼得前书2:19-25。

信息守恒——到底守不守恒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 18 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不虔不义的人身上,就是那些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 19 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 20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 其实我不在意信息是否守恒,在关于信仰的问题上,我不在意信息的守恒与否。但是,凭着我的理解,信息大约应该是守恒的,所以我们有全能的神作为创造者。很多人受到冒犯,所以绞尽脑汁要攻击和批评这个理论,但是我承认这真是一个很有趣的理论。 ××× 今天上了一天的课,照例我的学生们中有受到很大的震动的人,有勇敢要进一步探索的,也有害怕面对真相的。 不管怎样,我愿意引起思考的目的达到了一点。 有点累了,睡觉吧。

我的学生在哪里?

如果你们听过他的道,领了他的教,学了他的真理, ××× 虚度40岁,教书20年,学生和朋友其实都屈指可数。不用曲脚指头,也可以数。最近的事情,让我突然想起我曾在一家称为西楚网讯的公司呆过。那时,正是互联网泡沫最大的时刻,下一时刻这个泡沫就啪的一声破碎了。 在破碎之前,我进行了生平第一次组建技术团队的工作,招聚了我的学生们来开发一个网站。有川川,陈凌小妹妹,张乾,吴晓峰,等等。另外加上重大的一般研究生们(现在他们都是博士和教授),还有亮亮,非非和元元,成为当时最有实力的互联网团队之一。我倒是没有想到,以后的10多年,这些同事,这些学生成为了我最好的朋友,成为了我在软件行业里稀少的同行们。因为我不过是半路出家而已,比起他们来,我只能算是业余。 ××× 以后,川川远走日本,元元远走加拿大,幸运的是我还有第二次机会,再次组建技术团队。这一次,我有了web815做搭档,一起做了8年。幸好有这个平台,川川回来了。元元走了,但是我的公司收购了他以前公司的技术团队(那不是我做得出来的对不起朋友的事情,那时我离开这家公司了)。 我找到非非和亮亮,大家就还是一起共事。直到我们有了坦荡软件。 ××× 不过,我的学生们,除了川川和foxiang,毕业之后联系都少了。这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不能提供好的发展平台,学生们自然是去更好的企业发展。川川算是特别的例子,他对友谊的忠诚,超过所有的人。 ××× 现在,我想再次招聚一批学生起来,为了一个新的项目而努力。10年前和我共事的学生们同事们,现在是这个国家顶尖的程序员和系统分析师,新的人在哪里呢?这有点像内部招聘广告了吧?那么,一不做二不休,我这样写: 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学生,你知道如何和我联系。我只要最杰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