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周年反思(3)——宣教士阶级?

Logos机器人三定律: 1、人人都要成为宣教士。 2、成为宣教士需要经过特别的训练——属灵的、特别是金钱上的训练。(目标:全然顺服Shin老师夫妻;买房子全部奉献掉;辞掉工作……) 3、训练不通过者,用各种方式赶出教会。(我带领不了你。你去寻找更有水平的老师吧。)

Continue reading »

差遣和呼召

2017-02-08 Eddy 轻轨战舰之EddyEmma 易君在杂志上有一篇文章,论到他以前的属灵导师。其中有关段落引用如下: 2012年1月1日,在韩国读神学的我们的一对同工新命夫妇及我所在的北京城市复兴教会葡萄园堂的核心同工给我们打电话,就我和萨林娜个人属灵导师辛牧师(韩国人,CIU毕业生)在韩国带领新命夫妇走访韩国教会并宣称新命夫妇是他个人所开拓的北京Logos教会所差派的神学生并以此为理由募款一事质问我们。我当时对此事非常不能理解,因为我和这位牧者是个人辅导关系,并不涉及教会之间的关系,而他所宣称并非事实。于是在祷告了一周之后,我和萨林娜通过邮件询问属灵导师关于此事的缘由,却引来导师及师母的勃然大怒,他们非常严厉地训斥我们骄傲、狂妄和不顺服。我当时一下子就蒙了,因为我从心里非常敬重他们。         2010年下旬认识他的时候正好是我家庭、服事、和事业非常艰难的时候,在北京的新媒体团契上这位韩国宣教士告诉我太太他祷告了,圣灵提醒他帮助我们。我们当时非常感恩,祷告了一段时间就答应了。之后他们给我们做了培训,并辅导我们、鼓励我们,那段时间是我在国内信主以来最幸福的一段时间,有一个具有牧者心肠的牧师带领是何等幸福的事情。这位宣教士有一次竟然带领我去理发,至从我小时候爸爸带我剪头发一直到长大,从来没有第二个人这么做了。我当时非常感动,并深深地感觉到被牧养。虽然我在北京城市复兴教会全职事奉,并担任总会治理委员和葡萄园堂的带领人,但是从成长到服事,我却没有真正地有过属灵的父亲。因此,更是从心里敬重和佩服这位宣教士,也因为如此,我们后来选择来这所神学院。        牧师和师母一反常态的论断和愤怒使我一下子不知所措。我不知道当怎样面对,并陷入很深的自责中,我禁食祷告、刻苦己心,因为的确知道自己幼小、无知和骄傲,品格中有许多不完全的地方。虽然我知道谎言和夸大其词不是出于上帝,但是我仍然在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为他们解释和开脱。我不理解为什么他们发怒和论断我们,我们只想知道原因,但是却得到了如此深的定罪。我和萨林娜非常难过,昼夜祷告呼求上帝。在接下来的几周中我陷入了很深的抑郁之中,我所敬重的权威突然没有了,过去的一幕幕我曾忽略的镜头出现在我的眼前:不允许我们与北美的华人接触,只让我们跟韩国教会接触;越过丈夫直接给妻子下命令;宣称信徒应该不加分辨地完全地顺服牧师;暗示信徒自己的经济需要;看不起中国农村教会;从别的教会拉羊;以文凭来划分教会信徒的层次;号召信徒卖房子奉献给教会……。我当时不敢继续往下想,因为不信主的时候所看的电影《教父》总是在我的脑海盘旋。我临走的时候托付给他们的在特殊岗位的朋友夫妇在他们的命令下彻底和我们断开一切联系;在神学院读书的另外两对神学生夫妇受到他的指令开始孤立我们。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天天就想哭。过去那么关系那么好,怎么一下子成了这个样子。我担心我自己妄想,也不知道当如何处理。一次下午,抑郁的情绪想海水般把我淹没使我窒息,一股巨大的否定的力量使我无法站立。我再次来到祷告塔,跪在地上流泪、哭泣,却无法开口祷告。在我哭泣的时候,我的一个韩国校友进来了,跪在了我的旁边,问我怎么样可以为我祷告。我分享了我的情况,他开始为我祷告,边祷告边流泪。祷告完后他说他替韩国的那个宣教士向我道歉,并告诉我伸冤在主,主必报应。我突然之间心里边的担子脱落了下来,开始从韩国文化性与罪性的角度理解这位牧师,并为他祷告把他交在那位判断各人的上帝手中。我和萨林娜非常温和地给他写了一封邮件,和他结束个人属灵导师的关系。虽然此事影响我的属灵生命两年多之久,但是这件事情的影响确是非常深远。         基督来是要释放被掳的人,拯救为奴的人,赐人自由,使人得更加丰盛的生命。基督来不辖制人,乃是成全人,不是害人,乃是爱人。基督为了我们的自由,将自己的性命牺牲在十字架上。他用命换来我们的自由,我们绝不可轻易拱手让给别人。约翰胡斯在殉道前的呐喊“Defend your …

Continue reading »

培训

一 个星期的忙碌结束了。有点累,倒在床上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满头大汗,忘记开空调了。下午坐在那里翻译已经延期很久的稿子,想着陶陶是不是已经录取了。晚 上发现我们只有一把钥匙,明天只好去Kiky家里拿备用钥匙了。Water回来,我们一起去退押金,一边讨论底拿和示剑的问题(创世纪34章)。居然退了 一大堆散钱回来,很愉快。 我的性格类型是Introverted iNtuitive Thinking Judging 。对于这种类型,我觉得毫不奇怪。我自己感受最明显的一点,就是这一段评论: To outsiders, INTJs may appear to project an aura of “definiteness”, …

Continue reading »

旅行

Acts 5:39 若是出于神,你们就不能败坏他们,恐怕你们倒是攻击神了。 / 时差一直没调好,总是下午睡觉,一睡就是4个小时。有点累。 最近的事情很多,一直没有好好的整理一下。放假了以后,今天才找到假期的感觉。 ×××××××××××××××× 今天带着一家人去了Congeree 国家森林公园,这是南卡唯一的国家公园,而且免费。不过爸爸妈妈emma都不太满意,只有david和我很高兴。公园很大,我们走了10公里左右,只有1/10不到的地方。没有别的东西,就是森林和小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这是美国人最喜欢的运动,hiking。我抱着David,爸爸妈妈推着婴儿床,emma衔枚疾走,他们都觉得不好玩。 某个旅行杂志说这个公园是美国游人最少的国家公园,我觉得是优点,但是喜欢批评的人就觉得是缺点,宁愿去解放碑那种地方。 ××××××××××××××××× 周日先带着父母去了Shandon Church,然后我的朋友shen一家人来教会带着父母去了华人教会参加礼拜,以后又送了他们回来。shen一家是台湾人,他们今天就回台湾去拜访父母,主要是为了给父亲传福音。给父母传福音很难,不过作为子女总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给自己的父母,难也要勉为一试。我为shen一家能够信主祷告。 在Shandon的大厅里,我们遇见一位老人主动和我们打招呼,问我们是否是第一次来访者。交谈了几句,这位老人是一个退休的美国将军,二战的时候是飞虎队的成员,我说爸爸是中国空军退伍的,两个人很亲切,不过需要翻译。 下午我还是继续去了Shandon House,带领查经班。我们本周开始学习QT的方式。希望圣灵可以带领来参加查经的人都信主。 ××××××××××××××××××××××××× 周六是我们的朋友Scott一家邀请我们去了哥伦比亚river bank动物园和植物园。Scott是CIU的校友,不过他因为照顾家庭的原因,CIU没有读完就转到USC,读了一个学位找了工作养家。他的太太马上要生第5个孩子,但是前面4个孩子都是太太一个人在家里教导,所谓Home School。12岁的二女儿Ella是Emma的好朋友。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