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gela

Angela一周前顺利降生了。而我们仍然是旅行签证。不过最重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我们已经预备好可以去任何地方。 ************************************************** Angela比预产期早了几天到来。前两天她体重掉得厉害,一下瘦了不少,所以出院以后每天去儿科医生那里称体重。好在第四天体重回升了,于是相安无事。只是睡眠模式还没有建立好,有的时候晚上3点开始起来玩,Emma和我有点累。 Angela出生的时候,有很大的风险是GBS阳性,所以我们在医院多观察了一天。不过Emma恢复不错,一切都平安。 ***************************************************** 周五去领了出生证,然后去申请MEDICAID。剩下的时间就在家里打杂。突然想起比较三个孩子刚出生时的样子,就发现David的照片找不到了,没有备份在亚马逊云盘上。 于是就满世界找照片,先检查移动硬盘,然后是微软的onenote, dropbox, google photo。导出都没有,最后想起似乎还有flickr, 但是用户名密码全忘记了。 经过一番努力,总算在flickr上找到David的照片。下载中……上传中……    

Continue reading »

云彩围绕

既然有这么多的见证人,象云彩围绕着我们,就该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 【希伯来书12:1】 ***************************************************** 神知道我们需要朋友的支持,我们的信心需要基督徒伙伴的鼓励和确认。我们身边有云彩一样环绕的见证人,都能见证神的恩典和我们借以得救的信心。 我希望我的朋友们开放自己,多看看神安排在我们身边的云彩,多看看各种属灵的书籍(至少,在中国出版的各种属灵书籍,特别是翻译的书,如果不考虑翻译的质量,选题还是很好的,都是最好的书才会翻译过来,所以鉴别起来相对容易。不过,作为一个对译本十分挑剔的业余翻译,我一般是看到中文的书名,然后找原文来看。哈密托福,罪过罪过。)。   封闭自己,不与别的基督徒接触,不与别的教会接触,这种做法之危险,与异端就可能只有一步之遥。 ***************************************************** 1 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證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 1 Therefore, since we are surrounded by so great a …

Continue reading »

Ex-something

Mark 9:62 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 ********************************************* 传说当年的北大校长胡适49年赴美,其学生吴晗来信邀请回来建设新中国。胡适托人转告说,“美国人来了,有面包也有自由;苏联人来了,有面包没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但是他的儿子胡思杜没有随父一起离开,很快就成功的转变立场,不但向组织上交了胡适留给他的财物,还发表了文章《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表示与胡适划清界线。对此,胡适说:“我们早知道,在Commu…国家里,没有言论的自由;现在我们更知道,连沉默的自由,那里也没有。” ********************************************* 你为一个公司服务了多年,后来有一天因为经营理念不同,选择自动辞职。经过一个月静默期,和老板好说好散,彼此并无恶语相向,就离开了。之前并无脚踏两只船或者骑驴找马之事;离职以后,也没有去什么竞争对手的公司就业,不过靠着自己接点零工,偶尔有两三个朋友周济度日。 然后,你就发现老板禁止前同事们与你联系,而且写信给你的朋友,让他们断了给你的接济。有朋友就来信询问情况,说如此如此云云,不知实情如何。迫不得已之下,也只能解释几句,只是越发觉得辞职是对的。 ********************************************* 这就是所谓连沉默的自由也没有。哎,想到每周例会以后必须要分享两个心得,主持讲解老板的PPT之人还必要报告自己得到的恩典,就觉得以前的同事更没有沉默的自由。 ********************************************* 原谅需要8个步骤。我在进行第一步的工作了……

Continue reading »

此起彼伏

最近的生活就是这样。David和Lisa此起彼伏,轮流折磨我们。 David是逢睡觉必大哭一场,绝对不想睡,想要一直玩下去,直到我们全部放倒为止。Lisa是连吃奶的时候都要睡觉,各种招数都唤不醒,但是到了晚上4点左右,她就不打算睡觉了。 于是Emma还是研究“从0岁开始”,然后先训练Lisa。这本书当时用在David身上,Emma很不情愿,和我理论了半天。但是这次她主动实施0岁方案,一定要Lisa白天吃完奶以后玩一个小时才能睡觉。所以我们白天就轮流折磨Lisa不让睡觉,我特别留着胡子准备亲她的脸或者脚板心。David也来亲妹妹,然后指着说“Baby”,我们就笑他自己也是Baby呀。 到了晚上,我们就强制David睡觉,他会在床上把各种花招都用遍,甚至经常谎报要求“poopoo”,借机到卫生间玩一阵。最后他还是要含着泪睡着,有的时候快11点了。 ×××××××××××××××××××××××× 好在这次Emma的身体恢复很好,几乎没有什么问题。1个月以后就开学了,目前Emma也开始准备一点功课。 Lisa的所有社会福利都已经办好了,Medicaid,还有增加的Food Stamp都很顺利。脐带几天前也掉了,但是Emma不让她洗澡,只能用毛巾擦,因为Emma按照中国传统坐月子自己不能洗澡,所以心里相当嫉妒Lisa可以洗澡,一定要等一个月以后才给她举行下水典礼。估计那时就是Lisa受洗的时候吧。 ××××××××××××××××××××××××× David现在不仅吃饭要我们带着祷告,而且想起来自己也会祷告了。今天下午突然拉着我的手,还给我搬来一个小凳子,然后就在那里念念有词双手合十煞有介事的祷告,最后说“Amen”结束了。我和Emma大笑,但是不知道他祷告了什么内容。 ××××××××××××××××××××××××× 有一天我们提到主日学班上朋友的婴儿,Emma说那个孩子早产了2个月,在保险箱里面住了3个月。我笑喷过去了,要求Lisa也住保险箱,然后存在银行里面。不过Lisa很健康,所以不用住在保险箱里面。 然后我们就想,怎样买一个可以把David和Lisa都放进去的Double Stroller。刚刚为此祷告了一下,我和爸爸带着David出门去买菜,就遇到学校的Dr. Yin。她就问我有没有Stroller,我说还没有,正祷告中。她就说,“我的邻居有两个Stroller,一个Double的,一个单独的,正要扔掉。我已经为你要来了,下周你来拿吧。” 神的供应真的很奇妙。两个Stroller都很大很好,David非常喜欢,爸爸还在打扫卫生,他就自投罗网爬上去了,结果卡在Stroller中间进退不得,还需要我们救援才能出来。 不管如何,一个月以后阳光明媚的时候,就可以推着两个孩子一起去Chapel了。

Continue reading »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当Lisa的预产期是1月1日确定以后,我就开始为了她的生日祷告。 最好的时间是提前一点出生,因为这样Emma可以按照中国的习惯在家里休息一个月,到1月底开学的时候,孩子满月了,Emma去上课也没有问题。如果太晚出生,Emma身体恢复还需要时间。 但是,另一方面我们邀请外公外婆来住一段时间,他们来之前如果Lisa诞生了,那么David又乏人照顾。所以,最好是在Emma的父母来了以后再生产。 这样,基本上确定需要圣诞节以后,元旦以前的时间了。我们给父母定了12月24日晚上到达的机票,因为那天是平安夜,就像中国的除夕一样,几乎没有美国人坐飞机,所以机票便宜一些,是我们唯一可以负担得起的价格。 于是,从夏天开始,我就告诉Emma,这个孩子最好在12月26日出生。我这样把祷告的内容告诉神。 **************************** 到了最后一个月,Emma每周五都去体检。最后一次体检的时候,Emma和医生约定了12月27日最后一次体检,讨论如果过了预产期,什么时候到医院生产的问题。Emma想要自然生产,所以想等到在1月6号左右。 **************************** 另一方面,12月24日很多航班都取消了,到纽约到夏洛特只有唯一个一个航班可以订,所以爸爸妈妈转机的时间只有不到两个小时。Emma很担心爸妈会误机,因为他们不懂英语,纽约机场又大,航站楼之间需要轨道交通。而且过海关和安检需要不少时间,所以她几次想叫我改航班。 我们最后一个月每天为了这件事情祷告,LifeGroup祷告会也把爸妈的平安到达作为重要的题目提出来。爸妈没有手机,所以我们也无法及时和他们联系,只有交给神照顾了。 **************************** 24号早上,我登录美联航的网站开始短信跟踪航班信息。下午我们参加教会的圣诞礼拜之前,收到航空公司短信,国际航班会提前30分钟达到纽约。我们很高兴,因为这样转机时间就比较充裕了。礼拜结束以后,妈妈从纽约打来电话,信号不太好,但是几次通话以后知道他们已经顺利到达转机的登机口了。 晚上我开车去夏洛特机场接爸妈,才发现其实神的预备比我们想象的更完美。他们从上海登机的时候,神就预备了一个同机的乘客,跟他们同一个航班到纽约,同一个航班转机到夏洛特,而且座位就在他们前面一排。这位女士很客气地邀请父母一起通行,指导他们完成所有程序,借给他们电话和我们联系,一直到夏洛特机场取出行李,我看到他们为止。 ************************ 所以,25日凌晨,父母到了。第二天David起床适应了一下,就和外公外婆亲热地玩在一起。爸爸立刻成为David不想看到的人,我一接近他就用手推我出去,或者做再见,或者要跑开。 但是David却成天抱着他的吉他,要求外公吹笛子,看起来是想合作一曲笑傲江湖的样子。外公调时差睡着了,他就爬到外公床上装模做样地假寐,不过很快就无趣地下床在地上飞奔了。 **************************** 这样过了1天,25日晚上Emma开始觉得有反应了,我们开始记录宫缩的时间。到了凌晨2点左右,5分钟1次有规律的宫缩开始了,所以早上4点过我们就到了医院。医生检查的结果是真要生了,所以马上开始登记各种表格,送血样到实验室检验。然后就换到产房,接上检查母子两人的心跳、血压、宫缩强度的传感器,让Emma躺在病床上了。 这次Emma要求用止痛剂。等到7点过,血样检验结果回来,一个麻醉师来给她做了脊椎注射。Emma要求要一个Doula,7点30分左右从First Baptist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