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眠

我日三省吾身,我夜十醒我身… David的手术应该很成功,但是他的舌头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他不觉得舌头痛,不过晚上还是常常被伤口痛醒。 所以,最近几天我睡的也很少。每一次David醒来,我都需要陪着他慢慢地入睡。 这几天压力不小,神学词典的翻译也需要寻找更多委身的译者。开学临近,还有好几本书要读。 希望这学期可以顺利渡过,下学期多学一门课,早点毕业。

Continue reading »

身份问题

9 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9 But you are a chosen race, a royal priesthood, a holy nation, a people for his own …

Continue reading »

感恩节一周

感恩节活动有点多。但是我们放假从周三开始,周二晚上还上了几节希腊文。上课以前,教希伯来文的教授来到我们教室门口站着问Dr.D, -你的班上多少人? -Dr.D说你有多少人? -4、5个。 -那么我们合并吧。 -谢谢,我不想我的学生受到希腊文的诱惑。 -哦,这里可是新约课哟。 -呵呵,新约虽好,但是旧约优先。 可见所有的课程来的学生都不多。有一些同学去土耳其了,访问保罗的宣教路线图同时还有3个学分。但是我的签证和经济状况都不能成行。 ×××××××××××××××××××× 周4本来Ann奶奶要请我们一起过感恩节,但是她摔伤了手,所以Emma和炫宣去看了她。我们就请朴弟兄夫妻来我家过节了。周三去超市,因为感恩节临近,火鸡打折了。临时起意买了一只火鸡,11磅多,才不到7美元。回来爸爸把它切成数块,Emma拿来放在烤箱里,到了晚餐的时候居然味道很鲜美。 我们过了一个很好的中国式烤火鸡感恩节。大家分享一年得到的恩典。我和emma的一样,朴弟兄和炫宣的一样。我们的三个最大的恩典是David,入学和签证。他们的是给爸爸传福音了,回中国访问,还有在CIU和我们一起读书。 其实和朴弟兄夫妻一起在CIU是Emma和我的幸福。从他们学习了很多。 ×××××××××××××××××× 感恩节晚上才想起来很多感恩的邮件没有发。于是去学生中心发邮件。有一个同学孤单地在学生中心打台球。他没有计算机,图书馆关门了无法上网,所以借了我的计算机上Facebook。 我基本上没有学习没有工作,有时间上网下了几盘围棋。休息好,睡眠好的时候胜率似乎较高。 ××××××××××××××××××××××××× 感恩节期间要做的工作,是翻译一篇文章。说起来应该8月份就交稿的,但是我却完全忘记了。直到上周收到邮件说12月8日是底线,才开始忙碌起来。 星期天的时候,忙着去教会,忘记开车库门了,直接倒车出去。那天很郁闷,在Aki家里祷告会的时候,给他们分享。Allen很天真地大笑起来,以为我象动作电影中开飞车的匪徒一样撞破车库门就飞驰而去。 虽然并非如此,但是门也彻底撞坏了。下周要维修以下。 …

Continue reading »

中文名字更难

有一天我们去交管局,emma考驾照。哦,她已经考了两次了,路考都不过。美国开车比中国难吗? 我们领了牌子,就在那里坐着等待叫号。然后就是登记,再继续等待叫名字。问题就出在这里,每个人叫我们的名字都不一样。 我的名字叫”空格”,因为cong 的c发音是“k”,最后的“g”大部分都单独发音了,如同西班牙语吧。所以,我的名字一起就是“三个空格”之类的。 我们坐在那里等的时候,听见很多奇怪的名字。有一个名字类似“特沃”,我就笑了,说这个名字真有趣,emma说不要取笑别人的名字。 没有人回答,于是继续叫了一遍,Emma发现是在叫她。她的名字叫Tao,发音是Ta-o,“a”发音就是字母‘a’,所以叫“特沃”。 我们笑死了,emma肚子一痛,考试不过。这次真的要“坐月子”了。

Continue reading »

英语名字很难记

耶和华也喜爱他,就藉先知拿单赐他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因为耶和华爱他。 ××××××× 疯了,很多名字都不对,记不住呀。到处都是拼写错误。呵呵! 所罗门的妈妈叫什么名字?拔示巴?怎么拼写? 这样记住了,她洗澡的时候,大卫看见了她。所以,她的名字是bash-she-ba,Bathsheba! ×××××××××××× 春天到了,门前的花一天就开了。昨天和今天,变化很大。

Continue reading »

朋友

Luke 11:6 因为我有一个朋友行路,来到我这里,我没有甚么给他摆上。 / 我们的第一个美国朋友是Loui Pappas(中国和韩国朋友暂且不算进去 ^~^,不然他们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刚到的时候,什么家具也没有,所以不能搬家。Amy给了我一些ministry的地址,还有一些旧家具商店的地址。她说那些ministry可能会有旧家具给宣教士和学生。 我就试着给两个ministry发了邮件。他们都很好的帮助了我们。其中一个机构叫做crossover,就在学校外面。Emma第一次受到邀请去参加那里每个星期一的女人团契,她去了以后问我,是不是继续去呢?我建议她继续去,因为她现在又不旁听我的课,什么事情都不做,所以应该要参加一个团契的聚会。 那个团契对Emma的帮助非常大,参加的人都是宣教士的妻子或者自己是宣教士,从国外回来的,或者马上要出去宣教的。大部分都自称我们的孩子的Grandma。在那里Emma可以学习别的女人宣教士的宝贵经验。她们也很帮助emma,Rhonda给Emma介绍了产科医生,安排她去了医院,联系和解决保险的事情。Crossover是专门做回国的宣教士和宣教士的孩子回到美国来以后的教育问题服侍的,是为了解决宣教士的后顾之忧和文化断裂而设置的服侍机构。我们在美国就算是跨文化的回国宣教士吗?也许吧。不过比较她们而言,我们差距很大,要学习的太多。 给我帮助的是IFM,国际友谊事工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ministry.我给他们去信的第二天,他们就回信了,说有一些旧家具,但是需要时间准备一下。以后就是Loui Pappas给我联系,第三天就将他自己家里的沙发和梳妆台送来给我们,他和妻子Kathy都来了。以后他们又将儿子家里的婴儿床送给我们,还有很多衣服和毛巾。我们家里的家具有一半都是Luoi家里的,或者他的儿女家里的。 ×××××××××××× Loui和Kathy都是CIU毕业的,Loui毕业的那年是1970年,我刚刚出生。他们常常来照顾我们,陪着我们去办事情,有的时候请我们吃饭,一边聊天。Loui和Kathy是在CIU的食堂认识的,那时候都在读大学。据说CIU当年之严格,今日难以相提并论。那时候女生不能穿裤子,只能穿裙子;男生必须长裤才能出门;男女生谈恋爱牵手都不准,这是入学的时候每个人要签的合同上写明的。所以,他们每天盼望下雨,这样就可以打一把伞,悄悄的牵手了。 后来,他们毕业了,结婚了。一共生了6个孩子,前后的是女孩,中间四个男孩。他们的家今天我去了,一面墙上挂着家里的6位新娘的照片,四个女儿,两个媳妇,另一面墙上是9个孙子的照片,儿子们的照片第三面墙,他们的照片放在书架上。 ××××××××××××× 前一天他们请我和Emma吃了地道的美国南方菜,我们很高兴的聊天。我觉得Kathy把Emma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什么好的都给Emma拿来。Emma正好和他们的小女儿同岁。 听Loui说过去CIU的故事,真的有趣。原来,他和我现在的导师Igou …

Continue reading »

孩子

12 能听的耳,能看的眼,都是耶和华所造的。 / 今天emma去体检。我要上课,没有能一起去。不过我很兴奋,早上5点就醒了。不到六点,我已经祷告完了,开始做作业。 到了教室,收到老师的来信,说今天不要上课了,去陪emma体检更重要。但是美国政府最近很卑劣(引用我的新约教授Dr.Larkin的评论),他们居然要求教授们每堂课都点名。据说原因是很多学生拿着政府的上学补助,却逃课去上班了。Dr.Larkin很不高兴地批评了这种制度。不过奥巴马下台了,据说最可能上台的是一个摩门教徒。这是我的神学教授Dr.Dixon愿意讨论的话题了——候选人的神学观点。点名册上,我的lastName排在students List的last line上。如果陶陶来了,他的名字是ZZT,几乎可以是全校最后一个了。 ××××××××××× 别的不说,我没有逃课。Emma由我们的朋友Rhonda陪伴去体检了。体检的医生叫做Dr.Lyman,非常好的医生,为孩子接生之前他会为了孩子祷告。 体检的结果,Emma和孩子都一切正常。这里可以随意看性别,所以我们知道了神给我们的是一个男孩。有点失望吗?各位送给我们女孩子衣服的朋友们。我赶紧给老师发邮件,要求重新命名。 关于命名,上周去一个教会,遇见那里的牧师和朋友们。他们也问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们说不知道。他们就问名字取了吗?我们说让牧师取名字。于是大家就问,这个是中国人的风俗吗?我们说这是我们的老师的个人爱好。例如,漪漪公司这样,连Eric都说是好像两只猫开的公司。 Loui问牧师,你愿意给成员们的孩子取名字吗?那个牧师就叹气,说我可不想承担这样的责任。 ×××××××××××××××× Emma很高兴,她也可以看到孩子的样子。结果是头朝下的,但是这个孩子不是太高兴,所以一直用手捂着脸。护士想要拍他的脸,所以用手去触摸他,说“让我们看看你的脸吧!”。但是这个孩子却更加紧紧地捂住脸了。所以我们不知道孩子长得像谁。 ×××××××××××××××× 我今天的感谢祷告题目是,神的恩典够我们用。 Emma要去体检了,所以我们一直在联系保险公司,想要确认到底是否覆盖她的怀孕和生产费用。那个保险公司的人名叫Jason(如有重复,纯属巧合),我给他去了邮件。但是他居然一个星期都没有回答我。眼看体检的时间就到了,所以我们去找了business办公室的Mary奶奶。mary说,jason非常负责,从来没有一个星期不回信的。也许他出去了?所以奶奶亲自发邮件去催。Jason就回答说,等待办公室的同事们回答他。 后来他回答,需要证明国籍。但是语焉不详。我就进一步确认,到底需要什么材料?他说护照的扫描件。我们就去机房扫描。哎呀,结果我的帐户居然登录不了学校的系统。这是6个月前我第一次设置账户的时候犯下的错误吧,原谅我以前曾经是一个计算机博士(: 后来,前台的美眉给我们一个临时帐号上去了,扫描以后给了Jason。整个过程是昨天晚上才做完的。 ××××××××××××××××× …

Continue reading »

食物

command these stones to become loaves of bread. / 临走的时候,我们开始打包。妈妈问我们是否要带点被子到美国去(因为她知道那里是旷野?)我们都笑了,说也许还要带着帐篷才行。可惜我们的箱子不够大。其实到了最后,我们还是多交了450元的运费,才把多余的行李送到哥伦比亚。 不过我们忘记带筷子了。美国买不到中国那样便宜的筷子,在唯一销售这个东西的中国超市,筷子一双是2美元或者更高?我们就不买筷子,然后每天用刀叉勺子吃饭。其实我可以什么都不用,因为我吃的最多的是三明治。 后来有很多朋友送给我们盘子,杯子,各种锅。我们自己也买了一个组合的锅,有13种(连锅盖一起算的),所以Emma每顿都用不同的锅做饭。但是据说亚洲人不适应消化乳制品,所以我们每天都消化不良。 ×××××××× 卡罗莱纳的天空非常蓝,Kathy说这叫做Carolina blue, 别的地方也看不到。 Emma的Toefl考试在2月11号,请大家为了她祷告。她的分数应该在75-85之间,但是她需要79分。  

Continue reading »

语言

我必知道他回答我的言语,明白他向我所说的话。 / Emma报名TOEFL,2月中旬考试。 我们就开始在家里说重庆话,有时候说英语。不过一个朋友说,如果只有两个人相互练习英语,那么过一段时间两个人的词汇就几乎一样了,彼此都没有进步。所以应该多和别的人交往,谈论不同的话题,学习不同的词汇,熟悉不同的口音。但是emma居然不说普通话了,奇怪! Emma参加周一的一个女人团契,那里面的成员都有在海外多年服侍的经验,有的是博士,有的是事工的负责人。这样emma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我在这里的工作主要是学习,目前什么服侍都没有做。我们去的两个教会都是福音派的教会,没有唱诗班,只有赞美队。不过他们的钢琴和管风琴手水平都很高,配合吉他和贝司,效果非常好。 请大家为了神预备车给我们祷告。我们没有车,基本上寸步难行。附近没有商店,什么都买不到。我们需要一个可以使用3-4年不坏的车,价格不要超过4000美元。  

Continue reading »

两个桌子

Ps 103:5 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 / 神预备的恩典及其丰富,超过我们所想象的。 我们没有桌子,所以坐在地上吃饭。昨天,华人教会的苏弟兄,开车送来了一个桌子和四个椅子,非常好。苏弟兄也是CIU的毕业生,我们现在遇到的人几乎都和CIU有关系,银行家的太太是CIU毕业的,给我们送来很多帮助的Loui和Kathy也读过CIU,在超市遇见一个老爷爷,也是CIU读过书的。神通过CIU祝福了整个Columbia城。 苏弟兄有事情先离开了,华人教会的Shelly又来了,给我们送来一个床头柜,一个小柜,一个微波炉。Shelly还没有离开,Loui和Kathy夫妻一人开着一个车过来。Loui是CIU 1970年的毕业生,他毕业的时候我还没有刚刚出生。他现在一个叫做IFM(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Ministry)的事工组织做义工,平时还要照顾他们的7个孙子孙女。他们送来了另一个桌子,中间可以展开,多坐一些人。还有他女儿的一个沙发,他儿子家里的一个婴儿床。都非常好,也是我们特别需要的。 所以,我们想要一个桌子,神给我们预备了两个。我们什么需要的,神都丰盛的预备给我们。感谢神,因为他的信实和恩典。 晚上,Emma的朋友Angelica又打来电话了,她还有一个桌子要送给我们。可是我们的家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容纳了,我们可以体会什么叫福杯满溢,什么叫丰盛。所以,Angelica要送给我们一个沙发床,我放在书房里面。以后朋友过来访问,可以住下来了。 / 昨天晚上去了一个CIU的华人教授殷老师家里,过年的聚会。老师的丈夫Kim是一个牧师。我们和其他中国学生,韩国学生一起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晚上。但是Emma身体有点不舒服,一直躺着休息。临走的时候,Kim和老师一起为了她按手祷告了,以后Emma就痊愈了。他们祷告真的很有能力,我们在每一个人身上学习很多新的东西。 / 这里的每一天都在神的保守和恩典中,来CIU之前,辛老师说,你们去了以后什么都可以担心,但是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世界全部神创造的,钱也是神造的。钱的问题对于神来说是最小的问题,最容易解决的问题,一点不用担心。我们现在慢慢的体会到了,每天如何依靠神而生活。 / 今天要去Loui和Kathy的教会礼拜。再见,亲爱的弟兄姐妹们。你们的礼拜已经结束了吧!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