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起彼伏

最近的生活就是这样。David和Lisa此起彼伏,轮流折磨我们。 David是逢睡觉必大哭一场,绝对不想睡,想要一直玩下去,直到我们全部放倒为止。Lisa是连吃奶的时候都要睡觉,各种招数都唤不醒,但是到了晚上4点左右,她就不打算睡觉了。 于是Emma还是研究“从0岁开始”,然后先训练Lisa。这本书当时用在David身上,Emma很不情愿,和我理论了半天。但是这次她主动实施0岁方案,一定要Lisa白天吃完奶以后玩一个小时才能睡觉。所以我们白天就轮流折磨Lisa不让睡觉,我特别留着胡子准备亲她的脸或者脚板心。David也来亲妹妹,然后指着说“Baby”,我们就笑他自己也是Baby呀。 到了晚上,我们就强制David睡觉,他会在床上把各种花招都用遍,甚至经常谎报要求“poopoo”,借机到卫生间玩一阵。最后他还是要含着泪睡着,有的时候快11点了。 ×××××××××××××××××××××××× 好在这次Emma的身体恢复很好,几乎没有什么问题。1个月以后就开学了,目前Emma也开始准备一点功课。 Lisa的所有社会福利都已经办好了,Medicaid,还有增加的Food Stamp都很顺利。脐带几天前也掉了,但是Emma不让她洗澡,只能用毛巾擦,因为Emma按照中国传统坐月子自己不能洗澡,所以心里相当嫉妒Lisa可以洗澡,一定要等一个月以后才给她举行下水典礼。估计那时就是Lisa受洗的时候吧。 ××××××××××××××××××××××××× David现在不仅吃饭要我们带着祷告,而且想起来自己也会祷告了。今天下午突然拉着我的手,还给我搬来一个小凳子,然后就在那里念念有词双手合十煞有介事的祷告,最后说“Amen”结束了。我和Emma大笑,但是不知道他祷告了什么内容。 ××××××××××××××××××××××××× 有一天我们提到主日学班上朋友的婴儿,Emma说那个孩子早产了2个月,在保险箱里面住了3个月。我笑喷过去了,要求Lisa也住保险箱,然后存在银行里面。不过Lisa很健康,所以不用住在保险箱里面。 然后我们就想,怎样买一个可以把David和Lisa都放进去的Double Stroller。刚刚为此祷告了一下,我和爸爸带着David出门去买菜,就遇到学校的Dr. Yin。她就问我有没有Stroller,我说还没有,正祷告中。她就说,“我的邻居有两个Stroller,一个Double的,一个单独的,正要扔掉。我已经为你要来了,下周你来拿吧。” 神的供应真的很奇妙。两个Stroller都很大很好,David非常喜欢,爸爸还在打扫卫生,他就自投罗网爬上去了,结果卡在Stroller中间进退不得,还需要我们救援才能出来。 不管如何,一个月以后阳光明媚的时候,就可以推着两个孩子一起去Chapel了。

Continue reading »

passport

40 要谨慎做这些物件,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 / 上周在亚特兰大上课的时候,下了一周的雨,但是最近几天到处都阳光灿烂起来。树林里随时有鹿群出没,爸爸出去散步还看见了一只狐狸。 CIU的本科生已经开学了,我们下周开始上课。早上去上班,立刻就紧张起来。4个小时的时间,没有停息片刻,一直在工作中。 有点郁闷地发现,接电话还是不适应。好几个电话来了,聊了几句以后对方就说,还有别人吗?我想找别的人说我的问题。弄得我心里难受了半天。 因为人手不足,有一段时间去了BenLippen中学执勤,那里的学生老师都用Apple,我接触之下又发现,一年不用技术,基本上命令都忘光了。大约以后朋友们会问我,Eddy老矣,上能饭否? ×××××××××××××××××××××× 下午有点时间,带着Emma和David去城里的邮局办理护照。David拿着出生证明,填了一张表,Emma和我拿着驾照就可以了。排队的时候David不是太安分,但是Emma不允许他在地上爬,所以他不停地哼哼着抱怨。后来累了,就在车上睡着了。不过办护照价格不菲,花了100多刀。 David已经很灵活了,最近学会了从床上翻到地上来的技术。这件事情对他来说颇为困难,因为他不能头朝下掉下来,需要脚先下去。我觉得这个动作需要高度发展的想象力,因为David的做法是这样:在床边观察一下,双手蒙住眼睛,匍伏在床上;旋转身体,将脚伸出床外,慢慢滑落到地上,如果站立不住,就顺势坐下;睁开眼睛,对着我们天真地笑,告诉我们,“我真能干……”根据外公的实验证明,最近几天下床的成功率是75%左右。 不过我不是太喜欢他现在的发型,因为那什么发型也不是。

Continue reading »

洗脸

主阿,不但我的脚,连手和头也要洗。 Lord, not my feet only but also my hands and my head! / 昨晚Emma用洗面奶洗脸,David笑眯眯的看着觉得有趣。Emma涂了上下左右四个白色的泡沫在脸上,David就有点吃惊了。 等到Emma将泡沫抹匀在脸上,David立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如同泉水一样。呵呵,被妈妈吓坏了。 我们抱着安慰了好一阵才平静下来。然后直到今天,他都变得敏感好哭了一点。 ×××××××××××××××××××××××× 最忙的一周到来了。考试和提交最后的论文。不过我基本上准备好了,有恃无恐地在图书馆消磨时间。 上周车坏了,去修车的Burllad先生那里。他说这是他的bad …

Continue reading »

胸口碎大石

Ps 16:3 论到世上的圣民,他们又美又善,是我最喜悦的。 / 爸爸会铁砂掌,用来拍着David睡觉。 David 会硬气功“胸口水打湿”,因为口水流的太多了。 ×××××××××××××××× 说起卖打药的,Emma也有故事。 据说她小的时候在街头看见一卖打药的,宣称自己卖的打药吃了以后别人打不痛。Emma就想,如果这样,我就不怕爸爸打我了。于是尽出所有零花钱买了一包回来,藏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爸爸下班回家。 晚饭以后(她知道不能空腹吃?)Emma不做作业,先将打药服下一剂,然后在里屋将灯不停关开闪烁。爸爸见状就说,不可这样。Emma说,就要这样。 于是爸爸大怒,下手打了Emma。于是Emma发现,打药效果~等于0.0。幸好她的爸爸不像David的爸爸会铁砂掌…… ××××××××××××××××××× 那天听emma讲这个故事,我和David齐齐从床上笑翻在地。我们真是各种欢乐呀!

Continue reading »

聪明的朋友们

proverbs 18:24 滥交朋友的,自取败坏;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亲密。 / 有些朋友是可以在智力上切磋的,是那种在智力上我觉得跟不上的。和他们在一起最愉快的地方,就是我需要高度的集中精力,开动脑子,不断的寻求各种机智的念头。 eric举例说,这时的我就像是超频的cpu,而平时我是降频在使用。eric是很聪明的朋友,他能够将一个事情很清楚的描述出来,这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但是他缺少专研的态度,所以没有一个特别精的方向。 我结识的第一个聪明朋友是阿漫,从初中开始我们一起下围棋,在智力上算是一起磨砺一起成长吧。我的特点是爱好广泛,不是优点而是缺点,而且我一早打定主意,在任何领域都不做顶尖,只需要比我的直接竞争者好一点就行。那时阿漫下不过我,所以我就志得意满的不思进取了。不过在其他领域我们的交流非常多,所以后来不太下棋了,还是保持着非常好的交流态势。我从阿漫那里学到了很多有趣的思想。 第二个好朋友是小古,我在大学的桥牌搭档。他的逻辑思维非常强大,在任何牌类游戏上,我都觉得很吃力,不是他的对手。举凡80分,14点,之类简单的东西,或者桥牌之类复杂的东西,他从记忆到推理都正确无误,几乎从来不犯错误。小古却说我的牌感上佳,大约这是诗人气质起了作用吧。其实我的长处是竞赛气质比较好,越是大的比赛,发挥越好,牌感这个东西呢,不好说。我现在的拍档夏哥经常说,我找缺失的牌张,几乎不会出错,就是牌感的体现吧。总结起来,牌感是对于牌桌上各种复杂信息的无意识综合。 第三个朋友是杨虎,我在工作后的第一个桥牌搭档。他是一年工作几个月,出几篇高水平的论文就开始休息的主,国内统计学方面的顶尖专家。他逼着我使用了一套迄今为止我用过的最复杂的叫牌体系,效果还可以。杨虎对我最大的影响是直接把我拖到了软件这个行业。我的第一个项目是他给我的,让我做项目负责人。 他们三个都有自己特别的思维模式,从来不是按照一般的方式看待问题,而且方式各不相同,奇妙的是他们这些看起来非主流的思路总是很有效,所以让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中获得很高的成就。 ××××× 我见过的第四个极其聪明的人是shin老师,对人的理解极为深刻。我第一次发现,可以这样来生活和判断,完全依靠直觉和祷告,依靠圣灵的提醒。这是非常奇妙的感觉,很幸运遇见这样的人,和我前面提及的三个朋友都完全不一样。这是另外一种思考模式,但是更加直接有效,而且很准确。 ××××× 三水是第五个聪明的朋友。极其敏锐,分析问题很清楚,思维模式稳定有效,精力充沛。他的思维特点是在这个稳定的框架下,还能够不断的吸收新的知识,不断的成长。所以,这是个成长型的人,非常有趣,永远不会乏味。 ××××× 我在坦荡的同事们,大体上都可以纳入这样的范畴中。非非和川川是天才的程序员,重庆最好的,没有之一。亮亮曾经也是,现在呢在系统分析上做得更多,而且思维及其活跃。老男对于这个社会的理解极为深刻,难得是还拥有正直和正义感。武儿的生活态度和品质是我极为羡慕的一类。 ×××× 这样的友谊是非常难得的。大体上,我生活中最愉快的时光是和他们一起度过的。这成为我不断保持状态的动力。没有聪明的朋友,没有压力,就没有现在的我。 这里只是很少的举例,还有很多的朋友这里没有提及,但是同样的重要,同样的给我很多帮助和磨砺。 ×××××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