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兵械

陶陶的写作是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的。也许他奶奶还保留着那时的纸本和纸本上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他每周末回来看我。我们在翠堤春晓的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散步,随意谈论各种问题。更早的记忆?我还记得他1岁的时候,我抱着他在阳台上看炊烟,3岁的时候抱着他在公共汽车上解释大爆炸理论的情景。这就是我给他的所有教育。

Continue reading »

依靠情怀之签证

去年出国的时候,很多朋友不希望出去。我也知道一旦出去,被Logos视为“叛徒”就基本坐实了。但是我留在国内,对Logos的“威胁”也不小,从这个意义上说,还是先出去比较好。 另一些朋友则主要从我们一家的益处考虑,鼓励我们出去。Pat老奶奶说,不要让Angela输在起跑线上,拿一个和哥哥姐姐不一样的护照。为了可以让我们在外面安顿下来,Matt为我设立了一个具体的职位,让我可以做公司的IT顾问。Josh则干脆把教会的事情一股脑推给我了。 总结起来,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神开门,我们还是暂时出去了。 跨文化适应是一件奇妙的事情。5年的时间,我还是不太了解美国的文化。也许一心还是想着要回来,所以许多事情上并没有什么长远的打算。 待了3个月,Angela马上要出生了,教会的事情还没有什么眉目,出席率每周都在下降,而我拿着旅行签证,不能合法工作,没有合法收入,没有驾照,没有保险,还要应付6月-7月Shin老师来访所造成的各种新局面,和Dr. Murray不断沟通。 终于我做了决定,在Angela出生之前把i-129填了,看看后面怎么样吧。 没有找律师,我自己开始填表。公司里有经验的Cindy去了夏洛特,也不大来上班了。写邮件问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似乎他们都是拿的H1-B工作签,不是R-1宗教签。 于是只好自己收集资料,自己做。网上有些律所为了吸引客户,有一些简单的用来介绍流程和文件的PPT,我就慢慢参考,一点一点的预备。 申请资料大体上分为两部分:公司资料和个人资料。 自己的资料不多。爸妈带着侄女来看我们,把结婚公证书和出生公证书带了过来。加上护照,成绩单学位证,5份教授和同事的推荐信,从前在Columbia Presbyterian Church (PCA)聚会的证明信,似乎没有什么别的了。 公司的资料相对多一些,从注册执照、缴税证明到预算表,到组织架构图、工作描述都有。我甚至还在公司外面拍了两张照片。 Marianne奶奶帮我整理所有材料,用政府公文的语气写了一封cover letter,编写了一份目录,复印之后放在三个巨大的文件袋里,我自己保留一份,剩下两份就寄出去了。一周以后,Angela就出生了,时间正好,免了提交她的材料。 等待的周期是6个月。我有时周二和Ron祷告的时候,他会问我进度,我就上网查询说,我是8月提交的材料,现在已经处理到2月了。快了,还有大概5个月吧。 过了年,我因为一直不能合法工作,收入也完全断掉了,我告诉一些还在支持我的朋友,不用再支持我们。 i-797是2月中旬下来的。Chip给我打电话,但是不肯留言说什么,叫我打回去,他想亲自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

Continue reading »

无眠

我日三省吾身,我夜十醒我身… David的手术应该很成功,但是他的舌头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他不觉得舌头痛,不过晚上还是常常被伤口痛醒。 所以,最近几天我睡的也很少。每一次David醒来,我都需要陪着他慢慢地入睡。 这几天压力不小,神学词典的翻译也需要寻找更多委身的译者。开学临近,还有好几本书要读。 希望这学期可以顺利渡过,下学期多学一门课,早点毕业。

Continue reading »

睡眠障碍

明天David做手术,切除扁桃体。我们俩要在医院呆两天。 接下来又是7-10天难捱的日子,他需要每三个小时吃一次止痛药,晚上也不间断。 讲道稿还没有完全预备好。一片茫然。 好在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带两个电脑过去,一起看《变形金刚》动画片。David说,我可以看几集?为了公平起见,我说你可以多看几集。因为上次Lisa住院,也看了很久的电视。 他说,3集?我说,5集。不过,每一集之前,我们要先读书。于是,David找来一堆Home Schooling的书,放在书包里。有圣经,美德故事,Uncle Wiggily, 科学——海洋世界,等等各种书籍。希望手术以后,我们还能读得下去。 军演 实战   Lisa几个月前申请Montessori学校,被放在waiting list上。上周学校打电话来,她被接受了,可以入学。我们本来打算送她去一个教会学校的,这笔钱就节约下来了。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可以为大家免费翻译几篇文章。   Angela还不会走路,不会说话。长路漫漫。 而我,每天依靠咖啡度日。  

Continue reading »

安慰——跨文化宣教的心理教育材料(2)

一切都显得如此美好。他们已经去了宣教工场,开始了令人兴奋的工作。 我们在家里、在教会里、在机构里的人,一点也感受不到那些刚去了宣教工场的工人和他们的家人的压力。 文化冲突带来的压力,没有具体经验的人似乎很难理解。 –    Fatigue 疲劳 –    Depression 抑郁 –    Low self-esteem   自我评价低下 –    Irritability 易怒 –    Headaches 头疼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