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周年反思(8)——金钱问题

以下引自尚未出版的“工作神学注释丛书”。


 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的死(使徒行傳5:1-11),若非如此令人震驚、困惑,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對夫妻買掉一部分財產,然後公開的將所得獻給這個團體。 但是,他們偷偷藏了一部份,留給自己。 彼得覺察到這個問題,分別與他們對質。 就只是聽到彼得的指控,他們兩人就當場暴斃了。  乍看之下,他們的遭遇與他們所犯的過錯相比,好像有點小題大作了。 彼得告訴他們,把錢奉獻出來不是所有人的義務。他說: 「田地還沒有賣,不是你自己的嗎?」 「既賣了,價銀不是你作主嗎?」(使徒行傳5:4)。 私有財產並不是廢止了,甚至於這個愛鄰舍的群體中的成員,也可以合法地選擇持有神交付給他們的資源。 為什麼對錢的事有所欺瞞,會引來殺身之禍?  

很多人嘗試要說明他們會死的原因,就算確定他們犯了什麼罪也好。基本上,他們的罪惡就是假冒自己是群體的成員。 就像學者司考特.巴爾契(Scott Bartchy)所說:「想要靠說謊贏得原本不配的名聲,亞拿尼亞和撒非喇不但在成為贊助人一事上自取其辱,而且更顯示他們其實是外人、不是弟兄姊妹。」他們並非守財奴,根本就是假冒的基督徒。

欺騙的行為,顯示他們還是按著羅馬權利義務系統成員的心態行事為人,但是他們卻裝得好像是愛鄰舍的基督徒一樣。 他們想要讓人以為他們也是巴拿巴,在運用、管理資源時,以他人為中心(使徒行傳4:36-37)。 但是他們的動機其實只是欺世盜名罷了。 如此,他們只是羅馬帝國權利義務經濟體系的一部分而已。 他們好像很慷慨,其實只是為了地位、名聲,而非為了愛而奉獻。 而且,彼得認為他們這樣處理資產,是欺哄聖靈、欺騙神了(使徒行傳5:3-4)。 對一個人所形成的群體說謊,怎麼會說是欺騙神的靈呢! 因為和資源有關的謊言,跟「宗教」相關事務一樣嚴重。 前面已經提過,聖靈主要的角色是造就神的子民形成一個團體,照著對他人所需極深的關切,來運用資源。 所以,使徒認為亞拿尼亞和撒非喇偽善的行為是假冒聖靈工作,不應令人感到意外。 他們假冒慷慨,加上想要欺哄聖靈,對基督徒群體的身分造成威脅。 這件事清楚明白告訴我們,投入基督群體、參與其中,是極其嚴肅的事。

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欺騙的事跟錢有關。 如果是發生在和工作本身有關的事,又會如何? 如果他們假裝服事主人、老闆,像是在服事神呢?(歌羅西書3:22-24)或者是假裝公正對待部下?(歌羅西書3:25),或是假裝坦承處理一段有衝突的關係(馬太福音18:15-17) ? 在這些事上欺瞞基督徒群體,會對這個群體造成無法接受的傷害嗎?  路加在使徒行傳中並未談到這樣的事,但是,相同的原則還是可以運用。 其實歸屬基督徒群體,會連帶對我們生命方向有根本的改變。 在所有的事上、包括工作,愛我們的鄰舍如同愛自己,不是為了提升我們的社會地位、財富和權力。

 


我至今不想提及这个话题。Shin在教会财务上的做法完全没有底线,已经脱离一个牧师正常的做法。

一个宣教士在自己建立的教会里拿薪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即使几个孩子上国际学校需要学费,或者要买个车、甚至在北京租一间200平米的大房子,在燕郊买一套房子,教会若是有余力,也同意,成员们也愿意奉献,我认为无可厚非。

Shin的问题是,教会没有财务人员,没有长老,没有执事,没有全体成员大会,什么花销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那么他的任何花销都是不合法不合理的花销,都是在得罪圣灵。

记得我们在重庆建立教会的时候,Shin专门告诉我,什么钱也不能用,凡事都要经过他的批准。他给我的理由是:你的生命不成熟,自己决定如何花钱,容易受到别人的攻击。让我来决定,是保护你的服侍。

这次回到重庆,我看了重庆教会从2008年成立至今的财务报告(我这里有记录的直到2013年,以后Shin不让同工将财务报告送给我了……)。我看了报告之后,因为太生气的缘故,把家里的门狠狠地踢了一脚。为了北京的幼儿园,最后这几年Shin几乎将重庆教会的所有奉献全部抽干了。一旦教会有一点余额,他就要求把钱打给北京。有好几次还没有任何名目,只是要求将一笔款项打给某位同工的个人账户,连用途都不告诉重庆。

到买幼儿园房子之后,重庆教会账面上只剩下区区几十元了,这种事情日后在神的面前还能交的出帐来?


一个十年的教会,一人独裁,不培养同工也就罢了;自己贪心行恶,收不了场,不说一句话就跑路,到机场还要弟兄给他打10万元钱去,也不去多说了。

但是他的账目太混乱,最后尽然落到要指使同工篡改财务记录(受到指控,还厚着脸皮说是因为同工记账错误被他发现,所以要求改正过来),然后又要求所有同工将财务记录销毁,短信和邮件清空,更换电话号码……而他自己却跑到国外再也不回来。

这样的事情,一个牧师可以做得出来?一个宣教士可以在宣教地如此行恶?

这是让整个韩国宣教士群体蒙羞、让PCA蒙羞、让CIU蒙羞、让多年支持他的美国教会蒙羞的恶事。

坦率地说,经过Logos事件,虽然我不想用类型化的方式来看待一个民族,但我自己对韩国宣教士是心有余悸,估计以后是很难再一起同工的了。


上个月我回国的时候,许多人和我讨论Logos还能不能继续聚会的问题。

我的意见是:一个丢失了成立以来所有10年财务记录的教会!? 不要说教会了,就是一个普通的公司,你们觉得还能继续得下去?除非所有的人拿出勇气,站在神的面前,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否则不如散了吧!

按照现在的情况,我认为只有Shin从韩国回来,把他保存的财务记录拿出来,把他贪污挥霍滥用的钱(或者清清白白说的清楚的花销)在神的教会里交代清楚,这个教会才可能继续存在下去。而Shin夫妻也只有先交出财务记录,我才会承认他们走出了真正悔改的第一步。若非如此,他们一切的所谓“悔改信”,我都是不认可的。


我立此存照,在地上我或者不再追究此事,但日后必定到耶稣基督的审判台面前和他们对质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