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反思(5)——论抄袭别人的讲道

下个月要再修一门讲道的课程——“Preaching on Acts”。教材是Dr. Larkin的注释书和Dr. Hamilton 的Preaching in Balance.

上月回国之前,在接送孩子们的路上也断断续续听完了Dr. Campbell的讲道课程。

现在可以说,对讲道学的知识略有所知。但是知难行易,要每周讲道真的很难。难怪司布真这样的讲道大家也会患上抑郁症。


早年我给学生上课,一向要告诫两件事情:第一绝不要在发表论文时抄袭或者犯下学术不端的错误,因为一旦印成白纸黑字,就再也抹不去了。

比如我早年研究贝叶斯网络,看到清华大学的某些研究人员抄袭微软研究院 David Heckerman博士的论文( Machine Learning,Volume 20, Issue 3pp 197–243,Learning Bayesian networks: The combination of knowledge and statistical data),直接发表在软件学报这种国内一级刊物上,而且连别人的例子都照抄,还翻译错误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对这帮家伙的水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所以我告诉学生们,绝不要抄袭,否则你的子子孙孙都无法帮你洗白的。

第二件不能做的事情,就是财务上不清白。这种事情,是不会有追溯时效的,一辈子都会跟着你。


我从前给某教会做翻译,常常看牧师传道们的讲道大纲。有的时候顺手用搜索引擎一查,有几次也能看到一模一样的大纲。这种事情如果讲道的时候就说明白,也就过去了。当时不说,以后就不好澄清了,只能等到神面前自己交账去。

但是我对于Shin老师公开悔改的时候承认自己有时太累,会抄袭别的牧师的讲章,还是深觉诧异。

当年他培训我们讲道,对我说,别的牧师一本圣经讲个10年就讲完一遍,以后只能退休,因为无话可讲了。而他在CIU受训,一段经文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讲道,是永远不会无话可讲的,每次都会很丰盛云云。

当Shin老师悔改的内容传出来,我是对他说的别的内容不太在意,觉得那不是真正的悔改,倒是对他承认自己抄袭讲章很感兴趣。

毕竟在这么严重的场合,他单独挑出这样一条来悔改,说明他心里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毕竟,教会里几乎没有其他人对这一条在意的,都觉得无关紧要。

但是,抄袭是很严重的罪。一个牧师若已经放弃了讲台,变成一个可耻的抄袭者,那么可以说神也已经放弃了他,不会再使用他了。对于牧师来说,抄袭和亵渎神的名没什么差别吧。


若说讲道的能力,Shin牧师绝不是弱者。我曾经听到过他有非常好的讲道。毕竟,通过PCA考试的人,我还没有看见过不会讲道的。

可是,讲道需要一种敬畏神话语的态度,这是他后来缺乏的。每天想着别的心思,把讲台荒凉了,后来的破灭不过咎由自取吧。


所以,神给我的呼召中,有训练传道人释经学的负担。也许我该开一个微课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