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s周年反思(2)——神学教育

什么叫神学教育?其目的和意义是什么?什么人应当或者不应当接受神学教育?

我去神学院之前,听到的教导是

  • “神学”不是每个人都应当学习的,必须完全献上预备做全职牧师或宣教士的人才应当读。
  • 读“神学”会让人骄傲。读完之后,生命反而比以前不好。
  • 神学院是基督徒的坟墓(Seminary = 灵性的Cemetery)。

因此,这么多年,Logos只同意了Emma和我在经过前期一系列考验之后,去读神学。(后面两条倒是完全适合Shin老师夫妻的情况,颇像他们自己的总结。)

但是当我到了CIU之后,却发现这里的神学教育理念完全不一样。我询问很多学生毕业之后要做什么,他们都不清楚。有的时候他们是自己来读神学院的,也有人是已经做过教会的全职服侍,然后再来读神学院的。


和三一、威敏寺等相比,CIU并不以学术见长。有些(中国)学生觉得其中没有学术大腕儿。我知道RTS这样的神学院连“三位一体”也能开出一门两学分的课程来,而CIU并没有这么琐细的课程,无非是圣经概览,系统神学,圣经神学,教会历史,讲道和教导,释经学,古代语言等粗线条的课程。但是CIU高度重视牧养的技巧,凡是MIN开头的课程,都是极好的。例如“属灵建造”,“教牧领导学”,“祷告和门训”,“圣灵”等等。此外还有若干跨文化宣教课程和教牧辅导课程,不管对于自己的属灵健康还是应付日后宣教和牧会的压力,都有很大的帮助。

但是,在CIU/Village/PineView住着,才是我读神学这几年最大的收获。

我这样说吧,Monticello路上这个基督徒社区,乃是我生平所见,在地上最接近天国的地方。我们很多人来到CIU之后渐渐习以为常,享受着松景园免费的咖啡,走在路上微笑着和人打招呼,随手把电脑和手机丢在图书馆的桌上就去参加Chapel,从来不锁门,每周有若干次联合礼拜、音乐敬拜;如果保持好自己的界限,我们可以很好地体会基督徒的彼此相爱。

按照我乐观的估计,中国在100年之内也很难出现CIU这样的社区。一个神学生在其中生活一段时间,对于日后的服侍,具有难以想象的影响。


我用一个例子来说明我的观点。

在CIU边上,有很小的一个修车店,长期只有一个人,Bullard先生在里面工作。但是,这家店却是整个哥伦比亚唯一一个5.0评分的修车店。店外的草坪上长期停着10辆左右等待修理的车辆,往往要排队2-3天才能取车。

这家店的主人Byron Bullard就是CIU毕业的校友。他毕业之后既没有牧会,也没有去宣教,就经营着自己这个一人店,但是口碑之好,几乎无人能及。他为人极其正直,从来不会忽悠顾客,让顾客更换不需要更换的零件。人工费也收得合理,没有任何欺诈行为。

上个月我们家的车有散热问题,几乎爆缸。当时我人在亚特兰大上课,Emma把车送去Bullard的店里。三天后我回家,去店里取车,他只是加了几瓶矿泉水在发动机散热孔里,告诉我应当如何检查,然后分文不取就打发我走了。现在车正常使用两个月,什么问题也没有。

CIU的声誉不是靠着名牧或者大师来维系的,而是靠着1万多个Bullard先生这样的毕业生塑造出来的。


一所优秀的神学院,不会把学生训练得更为骄傲愚蠢。我也见过愚蠢骄傲的神学毕业生(其中最骄傲的当属Logos的牧师),似乎他们在读神学院之前就是一样的骄傲,而增加的知识叫他们变得更愚蠢而已。

按照我有限的经验,CIU并不是这样的学校。许多学生在CIU得到灵命塑造,变成了更成熟更好的基督徒,同时借着这个社区中其他基督徒的影响,渐渐明确了自己的呼召,走上了服侍神的道路。单看我熟悉的中国学生,情况就大抵如此。


所以,我简单重复我对神学学习的看法:

只要可以负担学费、有愿意成长的心意,有时间,一个人就可以读神学。如果不需要教会在学费上的支持,就不需要经过主任牧师的同意(当然,也许需要主任牧师写推荐信。而主任牧师似乎没有什么理由要阻拦人学习神学。)

读不下去的人可以自由的退学。哪怕学了一两门课程,也是有益处的。

很多人会在学习的过程中生命得到建造,明确自己的呼召。


我多次劝从前Logos的朋友们有机会学习应当神学,但是目前大家似乎都还在调整状态,暂时还没有人放下手中的工作,投入到神学学习中。

顺便说一下,CIU的中文在线项目是不错的,其他神学院的中文在线项目应当也很好。如果要短期密集课程,TTi是目前中国教会最好的资源(也许没有之一)。如果英语好,不差钱,考虑到Pineview来住几年,是最好的选择。

愿更多的人可以有机会学习神学,而不被限制在”灵修版圣经“或者简单QT的水平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