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难题

回来几天了,每天忙着照顾三个孩子。0:30 David第一个醒来,接着是Lisa在1:40醒来,然后到了凌晨4点,Lisa和Angela同时醒来。

白天我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陪着孩子们吃吃饭、读读书,安抚一下他们的小打小闹,就到了Emma做午餐,我监护Angela不得进入厨房区域的时间了。吃饭花费了1个小时,然后是洗碗收拾,把Angela放上小床,命令Lisa和David呆在自己的房间里。

我什么也没有做,已经累得要午休了。


回国的时候孩子们不在身边,每天连轴转,回来就开始还债了。需要好几天才能恢复工作状态。

不过还是花点时间把回国的心得记录一下,免得日后忘记。

回国最大的感概,就是一众全职服侍教会的牧师传道宣教士们生活之艰辛。最近有一个家庭在重庆建立了教会。他们一家日常需要3000元,只有父母给他们的800元。带着一个上中学的孩子,在重庆主城范围内,很难想象他们过着怎样的生活。

去了北京,又听到好几位熟悉的神学生毕业回去服侍不久就因为各种原因离开了教会。有人去打工了,有人远走异国了,有人去教英语了……

但凡从国内去国外读神学,多半都是进入名校;拿着道学硕士学位回来,也多半是有真材实料的。他们离开服侍工场,对中国教会是一个巨大的人才损失。这些人去读书之前就是教会的精英,读完了以后反而不能做事了,的确有些可惜。


我是人微言轻,说话也没有用处的。许多神学生毕业,我都劝着他们要想各种方式募款,再进入服侍工场。有人觉得教会可以供应,有人觉得募款不安全,有人觉得募款是信心不够,或者有人觉得募款太难开口,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没有什么支持就回国了。

我自己也一样。当年Shin老师对我说在美国不用太多募款,即使一分钱没有教会也可以支持;募款的目的是熟悉流程,知道宣教士的难处。所以我也没有什么支持就回去了。

结果回国两三个月就和教会分手,什么支持也没有,别说牧会,生存也成了问题。我努力做翻译,朋友介绍去开发高尔夫球场管理系统,Emma说我成天连人影都看不到。


明年1月凛冬将至,很多大一点的教会已经感受到压力了。传道人的生存环境也许会更加恶劣。我想象的宣教战略是建立若干小型家庭教会,带领者都是带职服侍,在家里聚会。规模稍大就考虑分开。“轻轨战舰”是我理想中的标杆教会,希望以后每个轻轨站都可以有一个聚会点。

如果回国,我不会做全职传道人,因为我们家需要的费用太高了,而我理想中的教会又太小了。我愿意一边工作一边传福音,好好照顾家庭,有余力的时候才参与教会的服侍。神给我最大的恩赐是教师,所以也许我可以继续教释经学。

好吧,还是稍微详细说明一下我的想法:

1、因为目前的情势,教会可以在家里聚会。人数不超过引起注意的上限。

2、带领者至少2位,轮流讲道。(会众制的多长老治理方式。)

3、没有全职传道人。所有人都自己工作维持生计。传道人不领薪水,或者仅有很少的补助。

4、尽力培训带领者,尽快分裂,建立更多的小组。

5、支持不下去的小组自行合并和关闭。不必矜持。

6、几乎所有奉献都用于支持宣教。教会不存钱。

7、采用onSite, onLine, inTensive 三种方式培训传道人。

8、鼓励任何愿意学习、有时间、能负担学费的基督徒读神学(包括去海外读神学)。读神学的目的不是为了做全职传道人,而是为了属灵建造和明确神对自己的呼召。

9、鼓励城市教会的基督徒成为Church Planter(CP)。跨文化的CP应当募款。

10、轻轨站见。

6 comments

      1. 哦,我以为是你自己找到的,所以想问问是不是同一家。他们的固定收入是来源于他们以前的教会。

  1. 不必太悲观,我现在聚会的Jh全职牧师传道人annual income is around 10-12w。大家认为全职人员要过正常体面的生活是deserve的

    1. 还是有很多没有什么收入,教会成员收入也不好。但是他们居然有信心做全职,真的是不得了。
      还有养老问题也有待解决,有的自己缴社保,有的还没有这个意识和经济。
      有的还没有募款的途径、有的没有募款的意识,牺牲自我与照顾自己家庭的生活之间的平衡就成为一个问题。
      全职的也缺少绩效考核,需不需要全职,全职要做些什么,什么时间工作,什么时间休息也是问题。
      在国内的资助一个人,缺少监督,可能只能基于信任,不出事还好,出了事可能就会出现很多问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