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力兵械

陶陶的写作是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的。也许他奶奶还保留着那时的纸本和纸本上的故事。

有一段时间,他每周末回来看我。我们在翠堤春晓的院子里一圈一圈地散步,随意谈论各种问题。更早的记忆?我还记得他1岁的时候,我抱着他在阳台上看炊烟,3岁的时候抱着他在公共汽车上解释大爆炸理论的情景。这就是我给他的所有教育。

当陶陶高中毕业要去读大学那一年,我特地从美国回来三个月,最后一次带着他旅行,去南京见古叔叔,访问南京的各个大学。最后,我们还是选择了我的母校河海大学。

他在大学继续写作,有了不同的朋友,进入了辩论队,甚至喜欢过一个女孩。他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出版社社长的公子,于是去上海参加动画展,算是网友见面的一种另类形式。他和小学同学一起创业,要开发一款游戏出来。

我们不断地有交流,有的时候写很长的信,有的时候打很长的电话,或者他有一个辩论题目,请我帮他找些论据和资料。有数据表明,我们的关系好于98.17%的父子关系。

陶陶和我的互动,甚至被他的辩论队友写在了知乎上。有一个叫“河海大学校辩队是一个怎样的组织?”的帖子说,

“颜逸平忙着与自己做斗争。雷雨航忙着与我党做斗争,张之陶忙着与他爹做斗争,其他人忙着与校队诅咒和何云峰做斗争。横批:与人斗其乐无穷!”


临到陶陶毕业,我还在美国暂时回不来,就托朋友们照顾他。

王帆推荐他去见西西弗书店的几位大佬,但是交流不是太好。昨天我问陶陶原因,陶陶的回答就像来自B612星球的小王子:

大人们并没有认真读过我的作品,就天然地觉得我一定会失败。所以,他们都是按照这个预设在和我谈话,在为我考虑失败之后的路……

也许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但唯有老爸是从头到尾都支持他的。


后来,陶陶就暂时放弃了其他所有的门路,自己从起点上发文开始做起。他的想法是用1年的时间检测自己的才能,看看能不能用写作来维持生计。如果不行,回头把高数补考过了,拿一个985学校计算机的本科学位,还是可以去做基金经理的。

在起点上发表小说一事,对其他人来说都很容易,但陶陶在这件事颇多周折,经过无穷无尽的审核,关键字过滤,与客服的交流。他发出来一部分,又被封掉了。申诉以后可以重发,后来又被封掉一次。直到昨天,他才告诉我全部流程走通了,可以不断地写下去了。但是他已经错过了新书签约期,还有一些麻烦要处理。

我看了第一章,写的不错。

我从父亲的角度向我的朋友们推荐我的儿子陶陶。不是推荐这部作品,而是推荐这个年轻人,顶着长辈们的各种压力想要走一条自己的路。

我觉得他有才能,有计划,有清醒的自我认知。我也顺便按照起点的价格用预付款订购了陶陶1亿字的小说……

念力兵械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