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情怀之签证

去年出国的时候,很多朋友不希望出去。我也知道一旦出去,被Logos视为“叛徒”就基本坐实了。但是我留在国内,对Logos的“威胁”也不小,从这个意义上说,还是先出去比较好。

另一些朋友则主要从我们一家的益处考虑,鼓励我们出去。Pat老奶奶说,不要让Angela输在起跑线上,拿一个和哥哥姐姐不一样的护照。为了可以让我们在外面安顿下来,Matt为我设立了一个具体的职位,让我可以做公司的IT顾问。Josh则干脆把教会的事情一股脑推给我了。

总结起来,这是个艰难的决定。但是神开门,我们还是暂时出去了。


跨文化适应是一件奇妙的事情。5年的时间,我还是不太了解美国的文化。也许一心还是想着要回来,所以许多事情上并没有什么长远的打算。

待了3个月,Angela马上要出生了,教会的事情还没有什么眉目,出席率每周都在下降,而我拿着旅行签证,不能合法工作,没有合法收入,没有驾照,没有保险,还要应付6月-7月Shin老师来访所造成的各种新局面,和Dr. Murray不断沟通。

终于我做了决定,在Angela出生之前把i-129填了,看看后面怎么样吧。


没有找律师,我自己开始填表。公司里有经验的Cindy去了夏洛特,也不大来上班了。写邮件问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建议,似乎他们都是拿的H1-B工作签,不是R-1宗教签。

于是只好自己收集资料,自己做。网上有些律所为了吸引客户,有一些简单的用来介绍流程和文件的PPT,我就慢慢参考,一点一点的预备。

申请资料大体上分为两部分:公司资料和个人资料。

自己的资料不多。爸妈带着侄女来看我们,把结婚公证书和出生公证书带了过来。加上护照,成绩单学位证,5份教授和同事的推荐信,从前在Columbia Presbyterian Church (PCA)聚会的证明信,似乎没有什么别的了。

公司的资料相对多一些,从注册执照、缴税证明到预算表,到组织架构图、工作描述都有。我甚至还在公司外面拍了两张照片。

Marianne奶奶帮我整理所有材料,用政府公文的语气写了一封cover letter,编写了一份目录,复印之后放在三个巨大的文件袋里,我自己保留一份,剩下两份就寄出去了。一周以后,Angela就出生了,时间正好,免了提交她的材料。

等待的周期是6个月。我有时周二和Ron祷告的时候,他会问我进度,我就上网查询说,我是8月提交的材料,现在已经处理到2月了。快了,还有大概5个月吧。


过了年,我因为一直不能合法工作,收入也完全断掉了,我告诉一些还在支持我的朋友,不用再支持我们。

i-797是2月中旬下来的。Chip给我打电话,但是不肯留言说什么,叫我打回去,他想亲自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当然是好消息,我可以给Emma买保险了,也可以考驾照了。那时Logos的事情也大体有了眉目,我可做的事情已经不多,就将全副精力投入到Living Stone上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就计划11月回国看看的事情。Ken很支持我,说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但是他的情况和我一样,家里三个年幼的孩子,也不适合长期出差。于是决定一个人回来。

到了准备填表的时候,我到网上一查,似乎回国的风险会很大。

有些律师说用旅行签过来换状态的,以后很难拿到签证了。这可以理解,美国政府也不想有被人欺骗的感觉。

而我完全无法证明和国内的联系:家人全在美国,国内没有房子,没有车,没有公司,没有财产,没有股份,没有存款。如果勉强要说有什么联系,我只能说“我有情怀,我要回来服侍中国教会。”

而且大家都说,重庆是一座来了就走不脱的城市。

我有点疑虑,对Ken说,要不我就不回去了。他说我希望你回去签证,因为明年我想让你去土耳其看看。

Chip认识一位专业的移民律师,所以就写邮件去问他。一周以后律师评估说,我的材料都合法,签证应该不会有太多的危险。但是新总统上台,倒也真没有100%的把握,如果想要保险,就不要离开。


既然如此,我祷告之后还是决定回来一趟。

Emma和三个孩子留下,我离开的时间不能太长,所以日程安排很紧张。我的护照也要过期了,办护照要7个工作日,然后再去签证,一切正常也要等个3-4天才能拿到,所以每一天都不能耽搁。

我必须回国第二天(星期五)去办护照,然后马上去签证,才能在3周之内赶回去。

时差?没有也不需要!

预约签证的时候出了各种事情。最后一个周六要飞北京。所以我预约了周三的签证,等着周五或者周六拿到签证就去机场。

过了几天,领事馆来了邮件说周三他们不办公。我只能冒着拿不到新换护照的风险,把签证时间提前一天。到了临出发前一天我打印签证预约单,突然发现我预约的是10月26日,预约的时间已经过期了。再上网一查,领事馆周一到周三都没有预约名额,我也弄不清楚是他们的问题还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总之,只能把签证推后一天,到了周四,也就意味着我无法在周六去北京,也无法在北京周日讲道了。


回来以后很忙,我按照计划第二天就去办了新护照。但是我上课的安排又出问题了。

本来计划在重庆的第一周上课,第二周去签证,但是学校却在第一周安排了别的课程。明宽说,你可以周六周日来上课。我说周六周日不上课,我要休息预备讲道。

所以我周一去和学生们见面,请他们为我祷告。我将签证提前了一周,改为第一周的周四了。我需要提前拿到护照,完成签证,才能在第二周给他们上课。

Emma说,风险太大了,万一你拿不到护照,下周的签证预约时间又没有了,你怎么回来呢?


……

签证的过程极为漫长。我担心的事情一一兑现。签证官问了我无数的问题,“什么时候去美国的?”“你拿着旅行签证去了,为什么超期滞留不回来?”“为什么改了签证状态?”“你怎么证明你要回来?”“回来做什么?”……

然后他就关闭话筒,对另一个人说“元方,你怎么看?”

后来他又打开话筒问我,“你的职位是什么?”我说Chip有一封信,就把Chip的信拿给他。然后是漫长的沉默,敲键盘,拿着护照轻轻敲桌子,仿佛在想心事。

我为签证官祷告了一下,心里想着我的“情怀”,想着我的情怀是真的。


两天前,我的朋友王帆对我说,我建议你不要回来了。这个国家没救了,这些人也不值得你回来拯救。

他不是随便说说,而是在做了很多事情,想要改变这个国家,改变这些人之后说的这句话。

当时我只有苦笑,说你从人的角度看的确没救了,但是我是从神的角度来看拯救的问题。

……

一瞬间真的可以想这么多事情吗?签证官打断了我,把护照放在一摞护照之上,把剩下的材料还给了我。


教训就是:

如果你没有情怀,不要用旅行签证去美国并且调整为工作签证。

如果你没有情怀,不要在旅行签证调整成工作签证以后冒险回国。你一定要拿到绿卡才回来。或者,不要再回来了。

如果你没有情怀,可以通过携程买票自行离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