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ation Project: ACSI-Purposeful Design textbook

我从20多年前开始做翻译。有一年暑假,在家里用习字本手写,翻译了一本吉他教材。那时国内的乐手们英语不好,我常常免费为大家翻译合成器说明书。

过了许多年,断断续续翻译各种计算机文献,教会的材料,基本都是业余爱好。直到2011年左右,有朋友请我翻译一篇有关古典哲学论文,涉及柏拉图的《法义》解释。那篇文章可能是唯一正式在国内出版的译文吧。(《柏拉图的次好政制:柏拉图《法义》发微》:肖菲尔德 《法义》中的宗教与哲学(张聪 方旭 译))。

后来,这位朋友又请我翻译斐奇诺的书信集,花了两年的时间,从2011年到2012年,把前面三卷译完了。问题在于,出版社不仅要求译者翻译,而且还要求译者校对、排版和核定所有参考文献。但是,国内的出版社只肯出税前60元一千字的价格,整个项目做下来还不到6000元人民币,用了两年译完,还要花好几个月排版才能出版。

到了2012年夏天,David已经半岁,我的学习和工作也忙了起来,实在没有办法继续这个项目了,就交给委托我翻译的朋友,请他自行处理了。目前这本书的译稿还在抽屉里放着吧。可惜了大好的斐奇诺。

再后来,我就为恩典城市翻译提摩太凯勒的文章。恩典城市倒是付款比出版社略高,似乎不上税也有70-80元一千字,还不用管排版的事情,所以就做了一段时间,贴补家用。后来《教会》杂志没有通知我,就发表了我翻译的《具有传福音动力的教会》,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教会》杂志和“恩典城市”是一家的吗?我心想这有点侵权的嫌疑,但没有详细查询当时和恩典城市签订的合同如何,也就算了。


然后我就开始在CIU做清洁工,兼职在IT部门装系统。

这样过了1年,Dr. Luc找我翻译网络课程,酬金提高到15美元一千字,所以我就没有做其他工作了,安心把释经学全部翻译了一遍,直到毕业。

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生存问题了。徐博士和易君都推荐我和生命智源合作,翻译圣经注释书。我拿到的任务是最难的Hiebert,大部分用希腊文注释,而且引用了若干很老的参考书,英语都是上个世纪早期甚至19世纪的英语,难度相当大。第一个项目的单价大概是20美元一千字,虽然有一个简单的规范要遵循,但是比起三联书店、华东师大来说,还是简单不少。加上养家的压力剧增,就更加顾不上斐奇诺的排版了。

到了2015年底,我就买了一份正版的MemoQ,采用专业软件来管理和翻译了。事实证明,MemoQ的学习曲线虽然较长,但是逐渐提高了质量和速度,让我可以花比较少的时间完成比较多的工作量,无疑是一个值得学习的软件。


那段时间无所事事,我就在proz.com上注册了一个帐号,标注自己擅长基督教/圣经类翻译。后来,我现在的Agent Jim从proz.com找到我,交给我第一个商业项目。价格我就不说了,总之比其他算为事工,半工作半服侍的项目要好不少。从那个项目开始,我们就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已经有大概60万字的项目合作了。

2016年我回到美国,“中心学坊”的许长老找到我,请我做TOW项目的项目管理。这是我第一次没有太多介入翻译,主要做项目管理的项目。到月底应该所有文章都可以截稿,然后要开始校对和排版。也许这是我手上第一个可以正式出版的项目。


于是,就轮到下一个大型项目了: ACSI-Purposeful Design textbook。

ACSI是“国际基督教学校联盟”,而这个项目是为ACSI翻译从Pre-K到小学6年级的圣经教材。这是一份水平很高的教材,可能提高中文基督教学校的教材水平,为那些没有能力将孩子送出国到私立教会学校上课的孩子们提供在国内受基督教教育的机会。

整个项目200万字原文,希望在2-3年内完成。挑战在于,ACSI只愿意提供PDF版,所以需要自行转换为可翻译的格式,并自行排版。这次我准备用adobe 的InDesign来排版了,也算是学习一种新的技术吧。

欢迎朋友们推荐有意介入基督教教育的朋友,参与到项目的翻译和排版工作中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