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的压力

I am a toy.
I am a toy.

1Kgs 17:2-9 耶和华的话临到以利亚说: 你离开这里往东去,藏在约但河东边的基立溪旁。 你要喝那溪里的水,我已吩咐乌鸦在那里供养你。于是以利亚照着耶和华的话,去住在约但河东的基立溪旁。 乌鸦早晚给他叼饼和肉来,他也喝那溪里的水。过了些日子,溪水就乾了,因为雨没有下在地上。耶和华的话临到他说: 你起身往西顿的撒勒法去,住在那里;我已吩咐那里的一个寡妇供养你。

***************************************

某年某月,教会安排我买房子。当时正是房价低迷的时候,公务员们集体抛售各种房产。

所以,我就利用春假回来了一周,处理各种事情。不过后来因为贷款问题,房子终究还是没有买。现在不用付房贷,对我们来说是神很大的恩典。

问题在于,今年回来的时候发现,户口本、结婚证等重要文件,在当时买房的过程中,不知所终了。

我一时没有发现户口本有什么用处,也没有急着去补办。结婚证Emma还有一份,倒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后来,就涉及到了另一个问题,在北京我的名下还有一处房产,需要公证委托朋友代为过户给目前真正的业主。

于是,国庆之前就只好去补办户口簿。10个工作日,倒也没有问题,办好户口簿,办了公证书,一切OK。

********************************************

然后,户籍警就来了电话,要求我从现在的户籍上迁出。因为我的户口还在以前的重庆交通大学教师宿舍上,而那个房子早已不属于我名下了。我告诉警官,目前没有房产,不知道迁到什么地方。警官说,投靠配偶。

于是问Emma。Emma的户口和她父母一起,被锁定在一个马上要拆迁的房屋上,户口能出不能进,投靠一途也断了。

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在中国没有房子,户口是没有地方好去的。按照我们目前的打算,一边工作一边宣教,工作的收入仅能维持一家的生计,要买个房子也绝不可能了。我和Emma笑谈,这也算是离开以前教会的后遗症之一吧,难怪年轻的财主犹豫再三,也没有下决心把家产变卖分给穷人。

*********************************************

今年是母校河海大学建校100周年,嗯,1915-2015. 昨天小古来电话,问我是否回去看看,当年关系最好的几个同学约好一起聚聚,“小乖”,“代表”都要回去。9月“小乖”送女儿上河海,我想去看看,因为爸爸病了,没有成行。他们都惦记着。

我说好呀,和Emma商量一下,应该可以。小古就说,带着家人一起来吧。

我停顿了一下,告诉他目前没有旅行的预算。他在电话那头有点吃惊,“这么紧张呀。”我说是,目前糊口可以,旅行确实有点难。

于是,小古慨然说,这算什么大事。我来安排吧,先带着全家过来玩几天。

*********************************************

昨天我们读尼希米记,正好想起这件事来。尼希米似乎并不拒绝王的帮助,而且开口又向王多要了几根木料。

Neh 2:7 我又对王说:王若喜欢,求王赐我诏书,通知大河西的省长准我经过,直到犹大; 8 又赐诏书,通知管理王园林的亚萨,使他给我木料,做属殿营楼之门的横梁和城墙,与我自己房屋使用的。王就允准我,因我 神施恩的手帮助我。

Emma说,尼希米是随时祷告以后,才这样做的。他相信这是神的安排。

Sean就说,有的时候接受别人的帮助是将祝福带给别人。

Emma补充说,接受别人的帮助,可以让我们在神面前谦卑下来。

**********************************************

好吧,我是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于是决定去南京看看陶陶和琪琪两个小朋友去,顺便让信卫和可柔见见哥哥。

I am not just a toy.
I am not just a toy.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