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2

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

/

早上去体检,开始了一天坐车不顺的序幕。在工业园区上了一个去红旗河沟的车,然后发现是877,走的长安福特到鸳鸯,然后再怎么走就不知道了。车行缓慢,如同牛车。到了一站,似乎是园博园,我就当机立断从最后的座位上挤出来,下了车。到轻轨站,远远看见车开来,10点钟到了观音桥。坐一个车去松树桥,然后走路。

我有点不放心的时候,就开始打电话,开始了一天浪费电话费的序幕。toni接电话,我问问体检中心在哪里,他说在松树桥,对面是一个什么酒店。话音刚落,我就看到了那个建筑物,就在前面30米开外。谢谢toni,然后去咨询如何体检。

要求先领表,我就去领表,但是发现没有照片。要知道,emma专门叮嘱我,一定要先体检再拍照片,因为时间紧张,11:30就截止了。我就给emma电话抱怨一句,结果emma在睡觉中。然后问了护士站,说出门左拐航天职大天桥之下有一个相馆可以照,但是赶快,不然来不及了。

去了那家相馆,果然很小,一个人,没有布景,没有暗室,没有反光板,没有摄影灯。当那位老兄拿出相机,我绝望的发现居然没有三脚架。他带着我去一个角落,开始照相。角落里原来有一个脚架。照完之后,他PS的速度倒是很快,我马上像一个使用了10多年玉兰油的玉面小生。

拿着去了医院,一大群从某生产队1-12大队出来要到海外务工的农民工弟兄们在大厅中,各种排队填表贴相片聊天询问你是哪个大队的,以及护士姐姐厉声呵斥说黄本子拿出来,你去过沙特吗,去过非洲吗,还有一本黄的拿出来……以及带队的工头不断和实验室的医生套近乎恨不得今天就请医生一起吃饭。领了一张表去填写,边上是一个要去新加坡待1年的姑娘。我们的经验比较其他人是差多了,别人都是长期出国的。

然后去注册,注册点的医生要求找边上一位医生给看看学校的表格有什么特别的要求。看表的医生很客气,说需要做一个PPD,但是要在肺科医院做。别的就没什么了。所以去缴费315元,开始在各个地方跑来跑去。抽血,b超,x-ray,心电图,五官科,内外科,每样都是一周前交通大学安排的年度体检上仔细检查过的。

内外科是排队最长的,那些要外出务工的人们很辛苦地排着队,缓慢的前进中。我也排在最后,前面一个要出门的男人,被女人不停的数落着,叫你昨晚不要喝酒,就是不听话。看嘛,血压高了,怎么办。快点休息一下,再去测量一次。

另有一位长得比较宽大的,在我们前面,但是医生一见他就说,怎么又是你,你都测了几次了,这样是过不了的。你在凳子上躺一会儿吧,睡10分钟再来。我觉得他也是血压超标,待得我自己检查就证实了这个推测。

因为里面其实就检查两项,内科诊断和听诊,以及量血压。医生大约很好心,对于这些工人们没有完全拒之门外,而是不断的为他们检查,一遍一遍的。工头请客吃饭的投资似乎有了回报。

于是就检查完了,交了表,去了两路口和朋友jack吃饭,聊天。出了点小太阳,天气很宜人。两路口大循环的车流不断排出各种噪声和废气,还有传说中2.5的ppt。我们聊了一下圣诞节,以及以前认识的朋友们,交换了八卦情报之后,就各自走了。jack是个dreamer,很多梦想。

给sunsea电话,请他带来公司营业执照复印件,盖鲜章,以后可以向签证官出示,证明我其实有公司支持我的学费。然后我就胡乱准备去肺科医院。

目的地是观音桥,我看见一个车终点站在金源,就上去了。结果过了华唐路,转去分流道了。奇怪,仔细一看是金源广场,在北滨路上。所以就冷静地在东方家园下车,给emma电话,询问地点。都怪上周给学生们讲如何翻墙,把流量都用完了,而且还被google警告一把,说发现我的email在中国登录了。

打完电话,想起来车站站牌下有一幅重庆地图,于是出查看肺科医院。看来看去,居然就在我下车的地点,我有印象了,乐乐就住在附近,我们曾经去过。

给emma说不用找了,我就去做卡介苗测试。挂号,缴费拿药,打了一针皮试,就结束了。结果要72小时后才能看到。

emma的电话说预约签证也做好了,我买了12分钟,她居然用了11:10有余,才预约成功。呵呵,果然计算精确呀。我们预约的时间是12月30日早上7:30,因为避开圣诞节走不开的日子。

然后继续坐错车下错站,到了大兴村,又坐了回来。今天坐车永远不对呀。最后对了的是619,因为疲倦就睡着了。如果不是一个3-4岁的小朋友在边上笑,我过了海联学院还醒不过来。

emma总结说,你们必欢欢喜喜而出来,平平安安蒙引导。阿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