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光

约瑟问他们好,又问:『你们的父亲,就是你们所说的那老人家平安吗?他还在吗?』

/

爸爸翻年就75岁了,他年轻时候参加飞行员考试过关到西安航校训练,以后因为大学生难得培养,所以又被遣返回来在国内一流的川大数学系学习而放弃了以飞行员为业。他到底上过战斗机没有呢?我听他说过一次,记录了厚厚的一本回忆录,惜乎某次搬家似乎丢掉了。以后找机会再问问。

爸爸年龄大了,退休之后在家很少出门,社交活动少了很多,性格也变得不一样,我有点担心。

好在最近一年爸爸改变很大,因为突然他学会了收发邮件,然后他的同学们朋友们都纷纷给他发邮件,一年的时间,邮箱里的邮件超过1G了,都是些word,ppt,图片一类,分享着他们这一代人对于社会的各种羡慕嫉妒恨。所以我也乐得找到一个可以服侍他的地方,就是一旦他的计算机出问题,我就高兴地回去帮助他安装。

爸爸学习的是老式的拼音,他应该使用台湾的仓颉码才对,可惜他什么也输不进去,只能用手写板。其余windows操作,他一律不能举一反三,只能一笔一画地记在一个笔记本上:先按那个按钮,再做什么步骤……所以至今只学会了几个软件:邮件客户端,上网到hao123,制作视频的绘声绘影,还有联众游戏和股票软件。

最近该死的电信和联通被反垄断起诉,我们家用了网通的宽带,总是上不了很多的网站,于是爸爸每天抱怨我给他配的机器速度慢,没安装好,有问题,不能使用之类。解释也不通,就常常回家去处理。我们偶尔就聊一些时政之类,但是我不敢说我做了的那些事情,害怕他担心。

倒是刘叔叔很勇敢,来信说最近QQ邮箱被网特封锁了,因为他发送了什么敏感信息。以后请大家使用另外一个邮箱联系。我就劝爸爸,千万小心两点:第一不要步了方竹笋的后尘,什么邮件来了都是只转不评,更不要评论和创作什么新内容出来;第二不要转发任何可能引起或者鼓动群体事件的内容,千万小心。大体上,这一帮退休的老人们在网上发发牢骚是没有什么威胁的,所以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技术上讲,我给爸爸设置的邮箱采用了ssh和imap,又是用的自己的邮件服务器,他这一点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他的联系人都是QQ和163什么的,安全性就很可疑了。但是他们谈谈这些时政方面的事情,笑话几个段子,心态就好多了。

××××××

孔子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我年轻的时候遵守前一句,除了大学几年在南京,其他时间从来没有离开过重庆超过6个月。到了中年,我开始准备践行后面一句了。爸爸其实有点舍不得,但是他不说,只是反复对我说,以后谁给我处理计算机的问题呢?你临走之前再来彻底的检查一次吧。这些软件太复杂,你要教会我怎样用,不然你走了我不知道怎么办。

天下断然没有别人能比我这上有老下有小,一边养家一边干着各种繁杂事工的儿子更理解他体谅他了,我们一走三年,我真的有点担心。爸爸到反过来安慰我,问我道,你们去了那边三个人怎么生活呢?你们如果有什么困难,你发电子邮件来给我吧,我尽量帮助你们。我说没问题吧,神一切都预备好了,不过生活艰苦一点,还不至于就过不下了。他就有点发愁。

然后我就和他谈我的事业,或者我的公司的前景,他喜欢听这些,仿佛就有了希望。当然,希望总是在那里,总是在那里的。我很幸运,爸爸的飞行员身体还好,三年的时间很快过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能够好好聊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